Chapter.2

“小哥,这可不是你来的地方。”
眼前是一个看起来就显得低俗肮脏的小酒馆,门牌上用油漆潦草地画着颗鲜血淋漓的熊头,已经被煤烟熏得发黑。门口站着的彪形大汉,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裹着斗篷的男人,表情轻蔑而不屑一顾,“下面的毛都没长齐吧!”
酒馆里传来一阵不怀好意的哄笑。大汉见面前的人没吭声,便探身过来想扯掉对方的兜帽。然而在他伸手之前,安安静静站在这的男人身影,突然不见了。
“…怎么回事?”
大汉有点疑惑地四下张望,就在这时,有人惊呼:“上面!”他闻声连忙抬起头,还没看清楚眼前一晃而过的究竟是什么,就觉得自己脖颈处传来剧烈的疼痛。结结实实挨了几下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就是刚才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这时屋内传来的哄笑依旧,却明显是冲着他了。大汉又羞又恼,恼羞成怒,挥拳向对方冲去。
“你这该死的……”
斗篷男轻巧地闪避过他的拳头,向后退去。四周传来嘘声。大汉一击未得手,火气更加旺盛了,出拳也乱了章法,几个回合下来也只是白白浪费了力气,连那男人的一片衣角都没擦到。就在大汉气喘吁吁的时候,对方抓住了空隙绕到他背后,一脚踢在他的后腰上。这一脚力道相当大,大汉壮硕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结结实实撞到了墙,哼都没哼一声便头一歪,不省人事。
四下里立时鸦雀无声。众人见了这个场面,都知道这个男人是不好惹的主,在他走进店的时候自觉自发的让出一条道。斗篷男径直穿过一个个小圆桌,走向吧台坐下。酒保一脸殷勤的招呼他:“请问您想来点啥……”
从刚才就一直沉默的斗篷男开口了。他的声音,居然意外的年轻。
“牛奶。”
“……您说什么?”
“请给我一杯牛奶。”
酒保呆住了。就算是在这里工作了很多年,深知人情世故,他也觉得自己今天碰到的是个怪人。然而联想起刚才一幕他隐藏起了满腹疑问,赶紧倒了一杯牛奶,送到对方面前。对方一声不吭地接过杯子,丢了几个铜币到桌上,安静地喝起来。店里沉寂了一会,重又恢复了先前的喧嚣。只是人们在交谈之余,不时向吧台边坐着的这位不速之客投去好奇的目光。
斗篷男完全无视了他们,兀自把牛奶静静喝完。过了一会他把空杯放回去,示意酒保过来。他压低声音,开口:“镇上最高的房子…是什么?”
“原来你是要问这个啊……”酒保松了一口气,像是掩盖自己方才的慌乱一般夸张地大笑起来,“那可是奇巴库神的神庙!你是外乡人所以不知道吧?”
“我不知道。奇巴库神又是什么?”
“就算你是外乡人,也绝不能对神明不敬。”酒保神情一下子变得阴沉了起来,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居然显得有点可怖,“他打败了邪恶的红龙,一定会把我们带向繁荣的!”
“不好意思,我无意冒犯。说起来,”斗篷男岔开了话题,“最近这个镇上有没有什么怪事发生?”
“怪事……非要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酒保想了想,“总觉得镇上的年轻人少了不少……”

又问了一些有的没的,游星拉紧兜帽,走出了酒馆。本来还想再多问问关于神庙的事情,然而四周的人开始聚集了过来,于是他随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这里。外面天已经快要黑了,一抹血色的夕阳,正从地平线缓缓下沉。
白天显得死气沉沉的小镇,在逐渐浓重的夜色中,居然开始有了点奇妙的生气。街上的人渐渐变多了,大家都穿着式样差不多的斗篷黑袍,手里举着火把或者捧着蜡烛,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没有一个人说话,除了低沉的呼吸声和沙沙的整齐脚步声。安静的人群井然有序地朝着同一个方向缓缓移动,被火光拉长的影子投射在地上和墙壁上,宛如巡游的鬼魂。这副不可思议的光景,在外人眼里,显得尤其阴森可怖。而这群人间鬼魂的最终目的地,则是镇上最高的那座建筑物。
奇巴库神的神庙。
没有人注意到,队伍里悄悄混进去的一个异乡人身影。

跟着沉默而又坚定的人群,游星走进了神庙的大门。没想到在这样一个普通小镇里居然会有这样的建筑……他用余光扫射着四周,脑内飞快的思考着。眼前回廊的墙上用朱砂和金粉绘画出巨大的动物图腾,还写着古代的文字,大致意思是红龙神与奇巴库神的战争,只不过故事里红龙是无恶不作的邪神。而那些图腾的眼睛都是用黑曜石镶嵌,在人们举着火把走过,火光把那些石头照得闪闪发光,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活物。
虽然太令人不快了。感觉就像是某种爬虫类,尽管是暖色的光,然而那种被视线追随着的阴冷感挥之不去。
走过这条长得简直像是没有尽头的回廊,人群便进入了一个开阔地带。这座建筑物的内部居然如此巨大,从外表绝对无法想象。圆形的大厅看起来可以容纳一千人,中央是一个阶梯金字塔,塔的顶端是一张石头桌子,看起来像是祭坛。而在这大得离谱的主会厅之上,高耸的天花板也画着奇巴库神的图腾,应该是用了什么特殊颜料,黑红的线条闪着幽暗的微光。已经有很多人在了,他们手里的火光摇曳在他们的脸上,按理说应该是温暖的,然而此时此刻他们的表情,还有整个大厅里的气氛,让这个场面显得格外诡异。没有一个人说话,所有人静静地低着头,像是在等待什么来临一样。
然后,祭台上出现了一个老人。
他的身份,应该就是祭司了。其实对方和在场的所有人一样,全身都被斗篷或者兜帽严严实实地遮了起来,无法判断对方的年龄。然而他佝偻的身形,姑且算作老者吧。他对着人群伸出手,于是便像在池水中丢下一颗石子一般,以他为中心,人们一圈圈匍匐在地,而摆在身前的火把和蜡烛连接成了一个个圆环,将祭台和祭司一起围在了中间。接着,随着祭司的示意,人们开始齐声念诵起祈祷的颂歌来。
躲在暗处的游星目睹了这一切,然而此时他并不想出手。在场的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如果现在开始动手,那么很可能把无辜的人卷进去。那么,只能等了。
游星压住心中的焦躁,静静地等待。终于,冗长的祷告结束了。人群重回寂静。在这一片寂静之中,祭司再次举起了手。
“我们伟大的奇巴库神刚才告诉我,我们之中混进了一个异教徒!”
人群骚动起来。而祭司此时又开口了。他转向游星所在的方向,伸手指向他藏身的角落,“就是他!”祭司大声叫起来。“快把他带到神面前来!”
人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向这里。游星没有办法,只好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已经有几个守卫扑了上来,夺走了他的武器。游星被反剪着双手带到了祭司面前,低着头不发一语。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要反抗的样子。
祭司仔细的打量了他一会,目光犀利。就算是隔着兜帽,游星似乎也能感受到那灼人的视线。过了片刻,祭司背过身去。
“正好,就用这个异教徒作为祭品献给我们的神……等等。”话说到一半的祭司像是想起了什么,伸手去扯游星的兜帽。
帽子落了下来,露出了缠着绷带的左眼。祭司端详了他的脸一会,突然开口,从容的声线里突然掺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疑问,“你难不成……”他想继续扯掉游星脸上的绷带,却抓了个空。而那两个抓着祭品的守卫则是面面相觑,本应被牢牢控制住的人,此时在他们手上消失了。而在不远处,游星站在那看着他们,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两把闪着寒光的利刃。
“你……究竟是什么人!”祭司的语气突然慌了起来,“我听说过一个传言……现在还有一个驭龙者活在世上。而他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始终遮住左眼。你究竟是不是红龙的……”
“轰——!!!”
就在这时,神殿顶端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屋顶破开了个口子,一道白光从上面射了下来,几根廊柱被打断了,人群传来骚动,尖叫着四下散开。接着,和清爽夜风一起飞进这个沉闷又阴森的大厅的,则是早就被认定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的……
“是龙……是龙啊!!!快,快抓住他!!!”祭司向后退到了人群之中,指着游星大叫起来。“他是神的敌人!别让他跑了!”
有几个人冲了上去,然而在他们靠近游星之前,身体便被龙的火焰吞噬。银蓝色的巨龙吼叫着,又一尾巴扫飞了几个围过来的侍卫,收拢翅膀,摆出守护的姿势。在一开始的骚乱之后,人群以令人恐怖的速度迅速地恢复了秩序,涌上来的信众,眼里闪着狂热的光。
“抓住他……抓住他!!渎神者!!”
游星躲开了一个扑上来的人,用刀背打晕了他。就在这时,突然一边又冲过来几个,伸手去抓他的脸和身体。游星躲闪不及,而脸上的绷带已经在刚才的混乱中散开,被这么一抓,被遮住的左眼,彻底暴露了出来。
“……怪物,这个人是怪物!!”
游星垂下眼。他的左脸上,本该有着眼睛的部位,却长着一朵花。蓝色的,闪着奇异的细碎银光。踢飞了面前看着他的几个敌人,游星扯起兜帽遮住脸上的花,抓住星尘龙的前爪。
“星尘!!”
巨龙吼叫着,喷出炫目的白色光焰。祭坛被击中了,从顶部开始崩坏。在人群的尖叫声中,星尘龙扇了几下翅膀,带着游星从屋顶的破洞飞了出去,在深黑色夜幕中留下一道闪亮的钻石光辉,消失在夜色里。
而倒塌的祭坛之下,露出的居然是累累白骨。
镇上年轻人的消失之谜总算被破解了,他们都在这里,成为了邪神的祭品。
过段时间,人们的愤怒大概会摧毁这座神庙吧。不过在废墟之上,又会开出怎样的花朵?
“这次好像稍微有点过了……”
游星摸着星尘的头,随手拨弄着火堆。巨龙懒洋洋地躺在他的身边,偶尔喉咙里发出一两声咕噜咕噜的低鸣。绷带已经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那朵花已经被完完全全的遮住,看不到一点痕迹。
“过几天我们再走……我不会有事的。”游星靠到龙的身上,伸了个懒腰。“然后我们往西走,听说那里有个很不错的魔法都市……我想去看一看。”
“说不定那里,能找到克制它的办法……”

消息总是传播得很快。某地的一个小酒馆里,传来了这样的对话。
“……听说,孚尔出现了驭龙者。”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听说是个年轻人,带了条银蓝色龙。还有,听见过他的人说,他脸上还长了朵花……真可笑,人身上怎么可能长这些东西……”
细碎的说话声,听不见了。突然角落里一个人站起身,走了出去。周围的人都被吓了一跳,那里之前根本就没有人在。

终于找到你了……
时间,已经不多了。

tbc.

评论
热度(8)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挖坑不填主义者
【攻粉,石切丸推】
本命CP石青
鹤三日/小狐三日/大莺/髭膝
目前创作主石青

左右固定过激洁癖
拒绝拆逆乙女
天雷巨多望互相尊重
极其讨厌右石
雷:右石/石青互攻or无差/石青以外的青受/石or青的所有乙女和男婶相关cp
图文谢绝转载(包括lofter站内转载)
ps:身体不好调养中,催更请适度,谢谢理解

©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