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的时间悄悄过去。

游星这段时间一直很忙,或者说他想让自己这么忙。每天把自己置于各种各样复杂的公式计算和证明之中,就会让他忙得没有烦恼别的事情的余裕。

然而在他回到家的时候,看着缩在沙发上眉头紧锁睡得人事不知的布鲁诺,他总会感到无边的困惑。

当然,说不难过是骗人的。

说了叫他去房间睡的,大概又是在等他回家等得睡着了吧。沙发是从以前住的车库带过来的东西,很久以前布鲁诺也睡在这里,大大咧咧的躺在褪色的软垫上,胸膛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现在他也在这里睡着,和记忆里一模一样的姿势和神情……不动游星端详了他好一会,上楼拿了床毛毯给他盖上,顺便还把被角给掖好。站到一边给自己倒了杯水,他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夜空。

新童实野夜晚的灯光一直很明亮,住在市区是没有办法看到星星的。天空是一片混沌的黑,游星茫然的盯着它,良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脑海中乱七八糟,竟然全是在想布鲁诺的事情。

游星不自觉抚上自己的手臂。在几年前,这里曾经有作为红龙使者标志的印记……红龙把力量借给他们拯救世界创造奇迹,这份力量甚至让他穿越了时空去阻止了一次更大灾难的降临。

我想战胜Zone,然后保护大家生活着的这条街道,这个城市……

我确实是这样想的,并且也确实做到了。

然而……

奇迹这种东西,若总是实现人的愿望,那么也便不能称之为奇迹了吧。人总是对无法轻易得到的事物心怀敬意,所谓“奇迹”,也便是这些事物当中的一种。

然而我还是……

 

所以说奇迹究竟是什么呢?

是拯救了城市拯救了未来的自己吗?还是再度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他呢?

还是说,下一个奇迹的降临这件事,本身就会是奇迹吧。

至少现在他能像这样过着宁静的生活,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奇迹了。

 

然而生活总不会如人所愿。

 

上一次来到这里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游星呆呆的站在洁白的走廊上,隔着玻璃窗看着里面同样洁白的床上躺着的人。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一旁的监视器上荧光色的数字跳动,伴随着单调的滴滴响声。他还活着……游星想。单是这几个字穿过脑海,他的心就如同被巨锤敲击一般,血肉横飞,发出沉闷的巨响。

今天在研究所总觉得心神不宁,游星找了个理由提早下班回了家,路上还买了布鲁诺喜欢的杯面。然而在玄关并没有熟悉的身影出现,他丢下购物袋便冲出门,然后……

在一条小巷里,游星看见了让他血液都为之冻结的一幕。

七八只野猫正站在那里围着什么,在察觉到有陌生人入侵他们的地盘之后立马四散跑掉了。然而让游星几乎忘记呼吸的并不是这些猫咪,而是它们之前围住的倒在地上的那什么。

熟悉的蓝色身影正倒在那里,而地面开满了大片血花,至于这些东西的来源已经一目了然了。

是布鲁诺正倒在那里。

游星已经不太记得自己是怎样掏出手机给医院打了电话,然后又是在布鲁诺的身边坐了多久。他甚至不太敢确认对方的生命体征,流了那么多血,为什么?明明笑得那么开心的,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好歹他还算是冷静的,强压住内心袭来的巨大空洞感,游星对着布鲁诺的口鼻伸出手。还好,能感受到指尖流动的微弱却稳定的气流。检查了一下对方似乎没有什么外伤,他艰难的把布鲁诺的上身抱起来,拥在怀里,让他躺在自己的腿上。

地上很冷。

游星坐在地上胡乱的想。怀里的人好歹还算是温暖的,那不知何处而来的血也早就止住了。他想抱紧他,又怕自己不小心伤了他,只好维持着扶住对方身体的姿势僵硬的坐在那里。一直到急救队过来把布鲁诺从他怀里搬走抬上担架送上车,他站起身,才发现。

自己身体从头到脚都在无法停止的颤抖。

 

医院洁白的走廊里,站着两个正在交谈的人。

“他的身体是用之前的基因复制出来的……”

“……对。”

“这就是问题所在。复制出的身体,就像是藏着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崩溃。”

秋皱着眉头看着手里布鲁诺身体各项数据的检测表,叹了口气把表格放下来,看向游星。“你准备怎么办?这个没有办法补救……”

“没事……”游星摇摇头。“布鲁诺已经脱离危险了吧?”

“是的……现在你可以进去看他了。”秋点点头,随即又急切的开口想说些什么,“游星……”

“我知道的,没关系。”游星安抚性的搭住她颤抖的肩膀,声音温和,“我没事。”

“谢谢你,秋。”

看着游星离去的背影,红发的女医生低下头去,擦去了眼角的一点水迹。

 

奇迹是什么呢?

游星想,失去了龙印的现在,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一个面对着残酷的现实却无能为力的普通人。

而病床上的人是不会知道这时他在想什么的……

布鲁诺安静的躺在这里,表情平和得就像是他躺在家里的旧沙发上一样,睡得宁静又安详,如果可以忽略掉脸上的氧气面罩和手上插着的管子的话。这样的布鲁诺会做什么样的梦呢?游星印象中布鲁诺从未告诉过他自己的梦境,而总在游星因为零点反转的噩梦惊醒的时候温柔的安抚他的心。

对于眼前的布鲁诺而言,被唤醒这件事会不会是噩梦?本应该离去的人的一部分,被强硬的召回;而在游星终于下定决心好好面对他的当下,又要面临这样的事情……既然这样为什么自己还允许了这种事情的发生?话虽如此,在一切已经成为定局的当下,他什么都做不到啊。

难道自己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离去。

就算他并不是完整的“那个人”……

注意到的时候,自己的脸颊已经是一片湿润。游星胡乱擦了几下脸想着要不要出去透个气,又担心自己离开的时候布鲁诺会醒过来,于是伸手从床头柜上拿了个苹果准备削。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衣角好像被对方扯了一下,他赶紧看向对方的脸。

布鲁诺还是无知无觉的躺在那里睡着,几根发丝沾在了额头,在因为失血而显得比平时苍白的皮肤上更加显眼。游星伸手去把那些不听话的头发拨开让对方的额头露了出来,这个样子让他的手抖了一下。

要是几年前那件事又一次在他眼前发生的话。

端详着对方平静的睡颜,游星怔了一怔,情不自禁的对着对方的脸亲了下去。隔着氧气面罩,他忘我的亲吻着对方。游星在布鲁诺清醒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去做这种事情的,然而眼下他已经抛却了这些,他只想这样做,没有理由。哪怕一点点也好……

布鲁诺,我真的很想你……

游星流着泪亲吻着沉睡的布鲁诺。然而他也没有注意到,对方的眼皮下渐渐渗出的水迹。


TBC.

评论
热度(10)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挖坑不填主义者
【攻粉,石切丸推】
本命CP石青
鹤三日/小狐三日/大莺/髭膝
目前创作主石青

左右固定过激洁癖
拒绝拆逆乙女
天雷巨多望互相尊重
极其讨厌右石
雷:右石/石青互攻or无差/石青以外的青受/石or青的所有乙女和男婶相关cp
图文谢绝转载(包括lofter站内转载)
ps:身体不好调养中,催更请适度,谢谢理解

©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