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告げ鳥と理想郷

【刀剑乱舞】【石青】神さまの仮面 25

#stigma paro

破冰撒花

卡肉预警

本节有大量可能引起不适的黑暗向内容,请谨慎阅读。


25.

之后二人无言回到病房。青江一路没说话,看上去好像在考虑什么。对警卫简单交代之后有成锁好门,拉上床帘,把床摇起来让自己坐直,转向坐在病床前的青江。这下便没有人能来打扰他俩了。

“青江,现在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听到有成的问话,青江抬起略微红肿的眼皮看向他,眼睛闪着湿漉漉的光泽,宛如一只被丢弃的小动物。经过刚才的一通发泄之后对方的情绪看来稳定不少,神色之间已经没有了方才那种空洞感,但他身上散发出的颓然气息依旧挥之不去,仿佛下一秒钟就要消失在他的面前。沉默了两秒钟,青江嘶哑着嗓子,开口。

“你想听什么呢。”

“我想……知道你的过去。有关孤儿院的内情,还有关于四年前那件案子的细节。”有成犹疑了一下,还是加上一句,“我不会强迫你。如果不想说的话,……”

“你也会自己去查,然后又像这样遇到危险吗。”青江低下头,声音越来越模糊,“我,已经不想失去任何人了……”他深呼吸了几次,看得出他是在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之前我觉得这些东西,应该和我一起烂掉才对。但是现在如果不把它们挖出来的话……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记得这些了。并且,我现在也已经失去了保守秘密的理由……”

“你是为了备中贞子吗?”

“没错。”青江点点头,嘴角牵起一抹缥缈的笑意,“因为她是我的母亲。虽然我和她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并且也不可能有。我是人工制造出的人类……集结了几代科学家研究心血的产物。”

“……你是人造人?”就算是见多识广如有成,听到这个消息从青江嘴里吐出来的时候,也惊讶了一下,“圣堂结社居然在秘密研究这个……”

“没错。”青江说着撩起头发,露出自己红宝石一样的异色眼,“这个就是证据。他们需要神迹,所以制造了我。”

“我的存在本身便否定了神,但是我诞生的理由,却是为了他们所谓的信仰……”青江的语气带上了讥讽的意味,“把我这个人造人当成神的奇迹来顶礼膜拜,真是有够讽刺……归根到底我不过只是个他们用来自我感动的道具吧……可是要面对这一切的人为什么是我呢?”

 

青江最初的记忆,便是在祭坛上浑身浴血的挣扎扭动的自己,在信徒和祭司们的冷眼旁观下,完成了第一次的stigma。那年他还不到三岁。

在他从研究所被带进集会场的前几分钟,这里有一个孩童被杀掉,成为能力测试的第一个牺牲品。死法是用木桩打入心脏和四肢放血,结社的骨干们认为用这种方法可以更好的观察到青江的反应。最重要的是,这是向魔鬼呈上祭品的最佳方式。

青江不知道牺牲掉的小孩究竟是什么来历,甚至连对方的长相性别都不甚清楚,只有对方死前木桩贯穿身体的强烈恐惧和痛楚,如同梦魇一般深深扎根在他心里。好痛,好冷,好想活下去……这是对方的想法,还是自己的?身边无声围观的黑衣祭司们脸上扣着骷髅面具无法看到表情,而他们的目光是狂热的,充满露骨的贪欲。他们紧紧盯着青江,而看着的根本就不是青江自己。

珥加理姬计划终于在第二十号胚胎上成功了……我们离伟大的神又进了一步!诸如此类的窃窃私语在耳畔回响,而青江只觉得好痛好吵……他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把当年的事记得如此清楚,闭上眼睛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为了弄清我能力的程度,平时他们会对我做一些检查……还有奇怪的实验。有时候也许只是单纯为了取乐……比如说把我绑在手术台上一整天,故意划开stigma的伤口看会不会一同愈合……答案当然是,不会。”

如果我在那时伤重死掉说不定会轻松的多,但是他们有最好的急救设施和医生,我想死都无法如愿。青江低声笑了起来。

“你会不会觉得很可笑,像我这种每天都要体验无数次别人的死亡的人,连自己求死都做不到……”

但是没有人关心青江究竟怕不怕,痛不痛。他甚至不被当做一个人类看待。而这种无边无际的混沌绝望,因为备中贞子的到来,被打破了一个小小的边角。

“她负责监控和观测‘珥加理姬’,也就是我的身体状态和各项数值……那时候我也没有名字。‘青江’是她取的。因为她说我的头发颜色很漂亮……”

贞子把青江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她甚至不顾规定偷偷地带了书本进去,教青江知识和外面世界的事。

“当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唯一的印象,只有名牌上写着的备中。他们好像被下命令禁止提到自己的身份,我甚至连备中究竟是不是她的真名都不清楚。”

在极度压抑的环境下,唯一能作为慰藉的,也便是每隔几天她带来的礼物。在避开监控的角落,青江坐在她的怀里,听她一字一句念着书上的字句。

“……后来我被送去了京极孤儿院。这也是托她的福,她一直向上面的人争取我的自由。但那里可以说是结社的牺牲品养殖场,孩子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消失两三个……大人们告诉我们说,他们是好孩子,被好人家收养了。其实,他们都作为祭品被杀掉了。很多次,就在我的面前。”

血腥的仪式每个月都要举行一到两次,在重大节日的时候次数还会相应增加,但除了忍耐也只是无能为力。贞子并不知道这些事情,青江也从来不会告诉她,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

但是某天贞子误入了正举行仪式的地下室。展现在她眼前的,是从未见过的地狱场景。被撞破秘密的教徒们要杀掉她做祭品,被刚刚恢复的虚弱的青江拼死阻止了。

“……我请求那些人不要杀她。但他们也不会放她走……最后他们让她以护工的身份继续在孤儿院工作,照料我。但是我和她都清楚,总有一天我们两个都会死在那些人手上……”

但是贞子一直对青江说,不要放弃,要记得一定要从这里出去。他也是人类,也有权利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拥有自己的生活。

“现在想起来,我没有崩溃,也都是因为有她在吧。”

“……我讨厌集体浴室,也讨厌医院。这些地方,总让我想到当初在研究所和孤儿院的日子。但是因为她,让那时的我觉得自己还是有希望的……”

就这样忍受了几年漫无边际的苦痛之后,他们最担心的日子,还是来了。

“我记得那天是圣诞节。她送给我一颗巧克力……我以前从未吃过,只能从有限的书本和电视节目上一遍又一遍的想象它的味道。我舍不得吃,就放在口袋里……当天晚上,她把我从睡梦中拼命的摇醒,告诉我,这里马上就要被结社废弃了。”

结社的事情被之前放逐的相关人士故意走漏了消息,所以他们决定把孤儿院炸掉伪装成瓦斯事故,把青江带走。偷听到几个祭司谈话内容的贞子,第一时间便通知了青江。

“她对我说,这是逃跑的好机会……然后我们悄悄的去看了现场,确认了守卫和机关的位置,也规划好了路线。……但是回房间的路上,我们被发现了。没有办法,我们只能逃跑……因为这次被抓回去,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重要祭品逃跑的消息,让整个孤儿院乱成一团。嘈杂混乱中,不知是谁触动了炸药的引线。伴随着圣诞夜的烟火,孤儿院连同里面的那些罪恶以及悲伤一起,分崩离析。

“我们在前面拼命的跑,天知道他们在下面埋了多少炸药……整块地都在摇晃,她从后面一把抱住我,就在这时,身后的地面也爆裂开,她就这样抱着我一起飞了出去。”

等青江艰难地从她怀抱里挣开,她也已经浑身是血一动不动了。

“我这条命是她救下来的。”青江的目光拉远,“当时她送我的书还好好的抱在我的怀里,但是那颗巧克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丢掉了。大概是路上跑丢了吧。我一直在想,那是什么味道……但是现在我也已经永远失去了问她的机会。”

“然后就是警察来到现场。后面的事情,你知道的应该比我清楚……她也算是知情人士,我不想她受到牵连。所以我……”

“总之,事情的经过差不多就是这样。”

青江深吸一口气,无力的靠到椅背上。太累了,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居然这么累……但是,莫名的轻松感让他不由得闭上眼。简直就像是卸下了多年的重负一般……他不信任别人,但自己一直以来背负的东西,应该是值得托付给眼前的男人的吧……

然后他睁开眼看到有成的表情的时候,一时居然屏住了呼吸。

但他还没来得及彻底解读完毕,便又被对方一把拉进怀里。这次是有成把头放在了他的肩上。对方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他……青江感到对方的肩膀在颤抖,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直接的察觉到有成动摇的模样。

“没事的……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青江生涩地开口。而对方并没有什么回应,过了一会儿,隔着单薄的衬衫,青江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湿湿热热,滴在自己肩上背上。愣了几秒青江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他想推开有成,然而对方把他抱得死紧,他无法挪动半分,只能看到男人微微颤抖着的宽厚肩背。他突然觉得还是很冷,而有成是他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了。

他把手缩回胸前解开衬衫的扣子,吻上对方的肩膀。

“拜托了,来温暖我吧——”

tbc.

评论(17)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