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告げ鳥と理想郷

【刀剑乱舞】【石青】神さまの仮面 24 下

#stigma paro
感觉匆忙搞出来的东西还是不太够
回头有时间就加笔之…
以及我的牙真的好痛啊啊啊啊啊(刚刚拔了智齿)

再没有护士来这间病房,大概是所有的遗物都已经被清理一空了。再过上几天,也许就是下一刻,这里将会住进新的人,她在这世上生活过的痕迹将会被彻底遗忘。就像孤儿院里的那些罪恶,也会被永远尘封在泥土之下,和那些牺牲掉的人们一起。世人是健忘而善变的,血色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淡;而那些潜藏在暗处尚未被净化的污秽依旧蠢蠢欲动,被它吞噬的牺牲品的苦痛无人知晓。

青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只见窗外的天空逐渐染上浅淡茜色,屋内一室灿烂余晖荡漾,昭示着明日的好天气。他头垂在臂弯里,眼神空茫不知看向何处,冰冷的空气宛如触角从地面伸出,一寸寸爬上皮肤。裸露着的手腕渐渐起了微小寒粒,青江不由得抱紧自己的身体。

他从未觉得这样冷过。和先前有成遇险时撕心裂肺的感受相比,这是更为纯粹空洞的冰冷,一点点上升没过头顶,直至最后一丝光线,消失在眼里。

想对她说的话,还有很多……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Stigma能模糊生与死的界限,但并不能跨越。现在只能庆幸的想,这对她来说至少也是个解脱。

丝丝缕缕的记忆,渐渐化作无意义的碎片在脑海中盘旋飞舞。青江抬手捂住眼睛,但脸颊干干,没有任何泪水。

也许是他哭泣的力气都被一同带走了吧。

刷拉——砰!

屋门被拉开的声音突然响起,对方力道有点大,门重重撞在门框上弹回来,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钝响。大概是某个护士来查房了吧。青江没有抬头,声音小得宛如蚊鸣,“对不起,我马上就走……”

“……总算……找到你了。”

青江略带惊愕的抬起头。此时他觉得最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正单手拄着拐杖,低着头看他。有成正站在他的面前,前胸的病号服隐隐透出汗水的痕迹。他不知道对方究竟是怎样拖着受伤的身体爬上楼,然后再一个一个病房找他的……他不敢细想。只是被对方平静无波的紫琉璃眼盯着看,青江便觉得莫名的感情正努力穿破心上的冻土,奋力想要冒出来,伴随着难耐的痛楚和苦涩。

他终于忍不住伸手,拉住了对方的衣襟。

“我,真的好冷……”

青江只感觉到自己的话语如同细丝般被晚风拉长,越来越弱听不见了。而有成的表情逆着光,他无法厘清对方究竟在想些什么。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青江不由得低下头去,盯着手里对方的那片衣角。蓝白条的棉布病号服,摸起来柔滑却同样冰冷。

有成似乎思考了片刻。然后,他对着青江伸出了手,把那片紧紧捏在手里的衣角扯了回去。

在这一刹那,青江似乎觉得心中的空洞,安静的四分五裂。

然而他并没有意料之中的失重感。因为下一秒,自己便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这股温度简直让他呼吸为之一滞,连同被冻得麻木的指尖都燃起了暖意。青江的脸埋在有成的胸前,鼻尖传来熟悉的清淡烟草味。这股夹杂了消毒水和铁锈气息的气味,陌生又熟悉得他想哭。

“想哭,就哭吧。”

有成温和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接着,便是温暖的手掌,略带笨拙地缓缓摩挲他的后脑勺。对方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但这次尤其让他眼眶酸涩。青江再也忍不住胸中破土而出的汹涌悲伤,眼泪冲破桎梏在脸上安静的肆意汹涌。而有成只是抱着他,像是要把他包在怀里一样整个把他圈起来,为他遮蔽一切的风霜。

没有人说话。只有有成不断安抚他的手的温柔触感,提醒青江,自己还活在这个世上。

tbc.

评论(16)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