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ma paro

剧情即将开启过山车模式


24.


有成醒来之后恢复的非常快。

从特护病房出来已经过去了三四天,他已经可以稍微下床走动了。所以,他重新开始投入了工作。但是,话虽如此……

“石切,你要的资料都在这了。但不是我说你……”

前来探病的萤丸抱着手臂站在病床前皱着眉,看着眼前正戴着眼镜目不转睛盯着资料的有成,“你还没康复,还是不要这么辛苦了吧。我是来探病,不是来看你加班的。”

“感觉总算有点眉目了……”有成像是没听到萤丸的揶揄,轻声自言自语。过了一会他把头转向萤丸,“可惜上次袭击者没留活口。”

“……差点就殉职了还想着这个,下次真的死了没人管你。”萤丸耸耸肩,“明明每次都叫我们注意安全你自己还……”他声音越来越小,随即又咳嗽两声,低声说道,“,二十年前销声匿迹的组织‘圣堂结社’似乎又死灰复燃了。我们在那两人身上发现了一点线索。”

“圣堂结社?”有成的目光转了过来。他手里的资料照片上,是一枚小小的徽章,虽然染了血但还是能勉强看清上面缠绕着双蛇的逆十字图案。“是那个已经被警方端掉的邪()教组织吗。看来还在苟延残喘……”

“没错……袭击你们的就是他们的人。我顺着这条线索往下挖,还发现了另一个消息……”萤丸眯起眼,“京极孤儿院,是圣堂结社旗下的基金会出资设立的。以及我们刚从池田正的家中搜出了圣堂结社的相关物品……所以……青江他很可能和圣堂结社有所关联,毕竟那些人的目的在青江身上。”

“……知道了。等青江醒了,我会自己问他。”有成攥紧手里的资料,沉声回答。二人不约而同看向病房一角的沙发,上面正躺着裹着毯子睡得香甜的青江。“哎,他也是累坏了。”萤丸收回目光,压低了音量,“还有一件事,对我们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但我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场。并且……我觉得不要让现在的青江知道比较好。”

“什么?”

“我们找到那张老照片上的人了……并且她目前就在这家医院,离你的病区不远,就在楼上两层。”但萤丸的眉头紧锁,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在说一个好消息,“可是她目前无法开口说话。我前两天已经去看过了……她昏迷了四年,医生说醒过来的可能性太小。”

“是吗,我知道了。”有成点点头,向青江那边瞄了眼,“那只能等了。确实,以青江现在的精神状况看,不让他知道这件事是正确的选择……对了,她叫什么名字?我们之前找到的京极孤儿院相关资料上只有工作人员的姓。”

“备中贞子。”萤丸一边说着一边抽走了有成手里的资料,“你也差不多该休息了,石切。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那有什么事之后再联系。”有成点头,“我会尽快出院和你们会合。”

萤丸回去了。有成把眼镜摘下放回床头略带疲惫地靠回枕头里,方才的谈话似乎已经耗尽了他大半体力。但他的脑子还是一刻不停的运转,把之前的线索一点点串起来。

青江的特异体质。爆炸的孤儿院。被制造的实验品。背后若隐若现的邪()教组织。还有,那个叫做“备中贞子”的女人……从那张照片和在温泉那时青江的反应看,她应该是青江非常重要的人才对。可是不管怎么想,关键的一环,总是串不起来……真的只能从青江身上寻求突破口了吗?

但是……他不想再次让青江认为自己只是把他当成破案用的道具了。

想到这里,心上又是一阵隐痛。有成不由得看向沙发上沉睡的青江。他有种预感,如果自己再次伤害到对方的话,那青江的心灵可能就此向他永久关闭。

他正想着之后要怎样开口,就在这时,沙发上的青江有了动静。

“唔……恩……”

青江动弹了两下,挣扎着从沙发上缓缓坐起来,盖在身上的毯子滑了下去。他用力眨了几下眼睛摇了摇头,随即视线聚焦到有成身上。

“你醒了?”

“恩。”青江站起来,身子晃了一晃,“你感觉怎么样?”

“刚才医生来查房了,不碍事。”有成把目光转向窗外,“你要不要吃点什么?”

“不用了。”青江的眼神有点飘忽,他把毯子捡起来丢回沙发,晃晃悠悠地朝着门口走,“我出去走走。”

青江出去了。听着滑门关上的轻响,有成只来得及抬头看到对方转瞬即逝的背影。

 

出了门的青江缓缓走了两步,然后开始小跑,到最后简直是一路狂奔,气喘吁吁地冲到走廊尽头冲上楼梯,一间间病房的门牌看过去。一个个陌生的名字在眼前闪过,他竭力睁大眼,让自己看清那些跳跃的字迹。

备中贞子,她还活着……

守护了自己多年的人,就在这家医院,在自己的身边。这算是什么呢?是冥冥中的安排吗?

先前萤丸和有成聊工作的时候,他其实就醒了。所以,他们的谈话,也被青江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

从那以后,她居然就在医院里躺了四年……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青江眼前的名牌渐渐模糊成一片散漫的光影。他跌跌撞撞从一个门口跑到另一个门口,而眼前始终没有出现自己想要的那个人的名字。直到他快要绝望的时候,他的目光扫到角落里的一扇门。

门牌上写着的四个字“备中贞子”,清晰地映入他眼帘里。

正走到了门口,青江反而停下了急切的动作。他深呼吸了几次平复自己狂乱的心跳,手颤巍巍伸向门把手,缓缓握住。她就在这扇门的后面,阔别四年之后,她现在是什么样子呢?自己又要对她说些什么呢?纷飞的思绪在脑海中奔流,他缓缓转动门把手,屏住呼吸,把门拉开。

刷拉——

迎面是明晃晃的天光。青江不由得眯起眼,等他抬起头环顾室内,眼前的景象让他简直要跪在地上。风吹起窗帘沙沙作响,整洁冰冷的室内看起来毫无生活的气息。空荡荡的病床,似乎在嘲笑他。

她不在这里。

青江怔了几秒,随后转身朝屋外跑。他跑得太急险些撞上一个正好过来的护士,连忙抓住对方问,“请问住在这里的备中贞子女士现在在哪?”

“你是她的家属吗?”护士叹了口气,开口。“她……昨天夜里去世了。请节哀顺变……”

后面护士说了什么青江并没有听见,或者说他已经听不到了。他呆呆站在原地看着对方抽走门上的名牌转身离去,终是一滴泪都没流下来。心底的破洞里,似乎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神还是同他开了个最大的玩笑。


tbc.

评论(16)
热度(151)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挖坑不填主义者
【攻粉,石切丸推】
本命CP石青
鹤三日/小狐三日/大莺/髭膝
目前创作主石青

左右固定过激洁癖
拒绝拆逆乙女
天雷巨多望互相尊重
极其讨厌右石
雷:右石/石青互攻or无差/石青以外的青受/石or青的所有乙女和男婶相关cp
图文谢绝转载(包括lofter站内转载)
ps:身体不好调养中,催更请适度,谢谢理解

©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