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刀剑乱舞】【石青】神さまの仮面 22 上

#stigma paro

虽然是跑剧情不过感觉并不能放松心情观看的一点更新呢(

22.

救援人员赶到的时候,青江正呆呆坐在地上,不停地缓慢摇晃有成的身体,机械的重复着“不要”几个字。医护人员把他拖到一边,把有成毫无生气的身体搬上担架,留下一滩血迹。青江怔怔看着有成先前躺过的地面,半晌如梦初醒,疯了一样对着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人群扑上去,伸手去抓担架的边。

“不要,不要把他带走……”

“请不要妨碍治疗。”有人过来抓住青江的手,把他硬生生拖离担架边。青江挣扎着向人群里挤,又被人墙阻止,无可奈何的看着担架被抬走。负责现场的警察带他回警署做笔录,坐在车上他静默看着手上身上有成的血迹,握紧拳头,眼泪一滴滴滴在已经干掉的血痕上,把暗红色洇成一片。

——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女人的声音隐约在耳边响起,四年前她被医护人员带上救护车绝尘而去,而他则是被带回警署,从那天开始,他们便失去了所有联系。

而眼前的血迹和记忆里的场景渐渐重合。

青江心底破裂开的大洞,此时此刻正被集聚而来的冰冷恐惧填满,发出绝望的尖啸。方才有成的体温似乎还残留在手心,而对方已经不在身边了。回想起方才遇险的那刻,青江忍不住把脸深深地埋进染血的双手里。

当时有成站在他和袭击者之间,旁边就是作为掩体的车子。以对方的经验和身手,是不可能不会察觉到敌人的冷枪的。但是如果有成躲开的话,现在倒在血泊里的,就是自己。有成第一反应是推开他然后射杀了袭击者,但也因为这种举动,没来得及避开对方的子弹。

是有成救了他。

为什么是我?

一次又一次从危险中死里逃生,然后一次又一次的看着重要的人的生命,在自己的指间流逝而去。

为什么是我,被恶作剧的神一次又一次玩弄。

有成,会死吗?

那个警视厅的鬼神,三条有成,会死吗?

“不……你不能死……”

青江轻声呢喃。不知何时他的泪水已经洇了满手,和血迹混在一起又被涂在脸上,然而他却浑然不觉。指尖传来冰冷的铁锈味,这是有成的味道,他手指紧扣,近乎贪婪地追寻着对方的气息。

你可是神,你怎么能死呢……你怎么会死呢?三条有成!

心脏连着模糊血肉硬生生扯出胸腔般的痛,不觉间已经充满整个身体,青江不由得弯下身去。好痛。好痛……为什么会这么痛?只是想到有成可能会死,剧烈的痛楚便从心底升起,痛得他眼前发黑,喉头一阵腥甜。虽然自己非常不想承认,但那个强硬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深深纠缠进了他的内心。

三条有成是非常傲慢并且危险的人。

这是青江对他的第一印象。他用高高在上的姿态,不由分说强行把他从监狱里拉出来。有成恶劣的态度,还有冷冰冰不近人情的做事风格,这一切都给青江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坏印象。加上几次近乎强暴的交合,他在他心中的好感度一度跌到了冰点。

但是,有成的举动日益让青江迷惑。

屋子里不知不觉消失的烟草味,梦魇缠身时额头上的温暖触感,还有每次任务时,引着他被死者淹没的神志向前走的温和又沉稳的声音。先前酒吧遇险的时候,也是他第一个冲过来,抱起了在黑暗中无助挣扎的他。

就连现在,奋力把他从危险之下推开的人也是他,哪怕自己因此倒在了枪口之下。

但如今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有成对自己又是怎么想的呢?

青江不知道。但不知不觉间,对方好像也已经成为了自己“重要的人”……

之前义平告诉自己,最好和有成谈谈。而自己还能有机会和有成好好的谈谈吗?

神啊……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

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青江忍不住开始祈求。就算是无神论者,就算被命运深深玩弄,而现在他唯一能依靠的,也只有虚无缥缈的神明了。

tbc.

评论(16)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