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ma paro

跑剧情请放心观看


20.

无论何时,审讯都是一场耐心和脑力的较量。三条警视一向不缺乏这两样,但这次似乎有点破功。结束了对池田正的审问,他还是忍不住一拳砸在了桌上,桌上放着的一杯水都被震得起了涟漪。

“石切,你还好吗?等下我和萤丸换班吧。”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焦躁和心不在焉,坐在一边的太郎接了话。

“还好。”有成翻了翻几乎空白的笔录,又把本子啪一声丢到桌上,“该死……”

“你还是先回去吧。”太郎把乱糟糟的笔录本接了过去,合上,“剩下的交给我们就行。”

“……我真的没事。这件案子,我一定要亲自办。”有成起身,“我出去抽个烟。”

“你太过心急了,石切,这不像你。”太郎的话,让有成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看向太郎,对方冷彻的黄金色眼眸盯着他,话语平静,“我相信你的判断,但不是现在。”

有成沉默了半晌,眼神闪烁不定,但最终他还是妥协了。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语气干涩。“我知道了。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们吧。”

正如太郎所说,现下自己的状态确实不适合工作。光是想到当时青江的状况,再看着眼前一脸猥琐的男人,心底便有无数泥浆一般粘稠黑暗的怒气无法自持地咆哮翻滚。抱着这种感情,是无法和狡猾的狐狸周旋的。

自己确实变得不像自己了。似乎一牵扯到青江,心中一直被压抑的那部分陌生感情便骚动起来。

在过去的六小时审讯中,池田正一直是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要求联系自己的律师,然后再也没开过口。至于他的三个同党所招供的内容,也是各执一词,自相矛盾。目前最有价值的线索,也就是酒吧里找到的毒()品,以及通信切断之前自己听到的几个词。

“实验品”,“京极至宝”,以及“珥加理姬”。

池田正等人贩()毒的罪行应该是无法抵赖,但这些话让有成不得不去在意。这些人一定和当年的那起惨案有关……他还没有来得及去问青江那天晚上具体发生的事。

青江,你到底是什么人?

有成这样想着回到小公寓。一推开门,看到门内的景象,他的瞳孔缩紧了。

他几步冲上去,把倒在屋子里的青江抱起来。对方手前是一个摔破的茶杯,看样子是想去给自己倒杯水,却因为体力不支昏倒在地上。他裸露的的四肢冰凉,看来已经躺了不小时间,但有成手心传来的温度,热得烫手……有成伸手去探青江的额头,热度让他心下一惊。

“青江,青江……快醒醒。”他拍了拍青江的脸,对方眉头皱了几下没有什么反应,喉咙里挤出一声低低的呻吟。青江的眼睛紧紧闭着,面色是不健康的潮()红,细密的汗黏了几根发丝在脸颊上,微张的唇透出急促的呼吸,想必现在非常痛苦……有成连忙脱了外套把他裹起来抱在怀里急急出门,差点和邻居撞个满怀也没来得及道歉,下了楼赶紧把人放上车匆匆向医院赶。

看着青江被推进诊疗室,有成才发现手心满是汗。他不想承认自己现在的想法,但徘徊在心头的,毫无疑问确实是深刻到痛切的悔意。

青江才刚刚被下了药,为什么自己没有留下来照顾他?

“徇私情”,这种自己以往最嗤之以鼻的行径,没想到今天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真是讽刺……有成握拳的手指尖掐进肉里沁出点血丝,但他丝毫没有注意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知经过多久,经过他身边的人来来去去,诊疗室的门始终没有打开。门上红色的“治疗中”字样在有成眼里渐渐模糊,他忍不住想摸根烟,伸手掏出烟盒,只残留盒底几根孤苦伶仃的烟丝,在空气中无力颤动。

有成干笑了一声,把烟盒揉成一团塞进口袋。就在这时诊疗室的门开了,一个护士跑了出来。看到等在门前的有成,她走上前,问道,“请问你是京极青江的家属吗?”

“……我不是。不过我现在是他的监护人。”有成突然站起身,把小护士吓了一跳,“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脱离了危险,但从用药考虑,我们要确认几个细节……”小护士把手里的记录板递给有成,“请问他平时是否服用这些药物?”

“……”有成接过板子,上面写着陌生的名词,在白纸上跳动成无序的符号。“我不知道……”青江平时除了工作以外的事都瞒着他,就算是吃饭也躲在角落里和他离得远远,“这个事情,我之后会向他本人确认的……”他僵硬地把记录板还给护士,“我会去问他的。”

“……好的,我会转告主治医师的。”护士见有成这个样子,叹了口气,“京极青江现在血液中某些指标高于正常人几倍,我们对他的健康状况非常担忧……你平时带他去做过系统的身体检查吗?”

“……没有。”有成不想这样回答,但他也只能这样开口,面对对方充满轻视和怜悯的眼光,他喃喃,“等他好了……我会带他去的。”

“基本情况我了解了,请先生稍等。”小护士转身回去了,诊疗室的门再一次关上。有成盯着紧闭的门,随即垂下眼,手指抓进头皮。

时间似乎在此刻停滞不前,全世界就剩下他和那扇闪着“治疗中”的门。

 

终于红色字样灭了下去。有成站起来,与此同时门也哗啦一声开了,青江被推了出来。他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对方被推过自己眼前,好一会才如梦初醒般追了上去。

青江是因为被用了禁药,加上疲劳过度和受到刺激而昏倒,并且他又受了风寒。本来不算什么很麻烦的病,但他的特殊特质还是给医生出了一道不大不小的题,不过好歹是解决好了。

“如果没什么别的问题,他今晚就会醒。”主治医师临走前这样对有成说。“你要注意短时间内不能让他再劳累了。”

在一切安顿好之后,有成便一直坐在旁边看着对方。陷在白色被单中央的青江和被单同样苍白,似乎只有微微起伏的被子能显示他还活着。有成抬头看了一眼点滴,然后把目光又转向床上沉睡的人。

京极青江。

他的好恶,他的性格,他的想法,属于他的一切。

有成拼命回想这些东西,回想和青江生活的几个月以来的点点滴滴。他越是回想,对方的一颦一笑似乎越是模糊,只有倔强却伶仃的背影残留在脑海里。

档案上的白纸黑字,把眼前人的生平缩减成冷冰冰的几句话。“京极孤儿院爆炸事件唯一幸存者,犯人”,而自己对他的了解,也仅止于此。就算是肌肤相亲,无数次进入过他的身体,但他的心,自始至终都没有向他敞开过一丝一毫。

巨大的空茫感,劈头盖脸的再度袭来。虽然不想承认,但有成不得不去面对这个令他低头的事实。

他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他。

想到这里有成不由得站起身。哪怕对方现在正在沉睡,他都无法去面对。他走出病房去自动贩卖机前买了罐咖啡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下,灌了几口,就在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叔叔,你不开心吗?”

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正站在有成的面前,歪着头看他。她穿着病号服,看样子是这里的病人。衣服前襟上绣着“里花”的字样,应该是她的名字。

“……叔叔没事。”有成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在心里苦笑。

“可是叔叔看起来就很不开心嘛!”女孩皱起眉略微思索了一会,随即抬起头笑了,“对了!”她对着有成伸出手,“这个给你!”

有成条件反射张开手掌接住女孩丢过来的东西,定睛一看,是两颗糖果,用绿色和蓝色的锡纸包着,在走廊灯下闪着光。

“是巧克力哦!”女孩对他笑,“妈妈说,不开心的话,吃一颗就会觉得幸福。叔叔也试试吧!”

“……谢谢你,小朋友。”有成看了看手里的糖果,又看向眼前的女孩。孩子又笑了,向他挥挥手,“我得回去了,不然妈妈和护士姐姐要担心的!”她说着便急匆匆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又回过头,“叔叔再见!”

有成看着女孩向着走廊的另一端走去,然后和一个护士打扮的女性说了什么之后,一同消失在一边的病房门口。他的目光又回到手心的巧克力上,盯了半晌,还是拿起了蓝色的那颗,剥开糖纸,塞进嘴里。暖融融的甜味在舌尖化开,冲淡了徘徊在口腔里的咖啡苦涩。

自己也该回去了。

有成拉开病房的门,发现青江还静静地睡着。他看了看表,已经晚上7点了。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从昨晚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吃。出门给萤丸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一下案件进展,他去了趟便利店买了点吃的回来。

有成再度踏进病房的门,发现青江已经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正看着他。发现有成也盯着自己,青江把眼神移开,缩进被子里。

“青江,饿了吗?”

青江摇摇头。有成把手里的袋子放到床头柜上,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了先前女孩送的东西。

“这个给你。”看到对方疑惑的眼神,有成补了一句,“是巧克力。”

有成剥开包装纸,塞进对方的嘴里。青江没有抗拒,把糖吃了进去。他的表情若有所思,半晌垂下眼,扯出一个浅淡的笑容。兴许是因为青江还在病中,这个笑在他苍白的脸上显得如此飘忽,仿佛他整个人下一秒就要消失。

“真的……很甜……”


tbc.

评论(21)
热度(172)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挖坑不填主义者
【攻粉,石切丸推】
本命CP石青
鹤三日/小狐三日/大莺/髭膝
目前创作主石青

左右固定过激洁癖
拒绝拆逆乙女
天雷巨多望互相尊重
极其讨厌右石
雷:右石/石青互攻or无差/石青以外的青受/石or青的所有乙女和男婶相关cp
图文谢绝转载(包括lofter站内转载)
ps:身体不好调养中,催更请适度,谢谢理解

©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