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ma paro

卡肉预警

有成你突然又傻了,叹气


16.



搜查课的假期很短。

热海之旅仿佛还在昨天,他们却已经从东京回来差不多一周。残留的节日气息早就被紧张的工作一扫而空,因为萤丸带来的情报,整个特别搜查课上空,笼罩着一层暴风雨前的平静氛围。

“真可惜,重要嫌疑人居然死了……不过好歹还是把他的嘴撬开了一点。”有成匆匆扫过手里的笔录,“情报调查做的怎么样,萤丸?”

“交易信息被加密了,我今天才把解密工具写好……不过,已经掌握了嫌疑人的相貌。”萤丸指着白板上一张照片说道,“这就是这次的任务目标,池田正。他掌握着三分之一的歌舞伎町毒()品交易……算是我们的老朋友了。”

照片上是个正在打电话的瘦削中年男人,略微有点谢顶,五官也平淡无奇。但他那双小眼睛里射出来的阴狠毒辣视线,就算是隔着照片也能清晰感觉到。

“这老狐狸……找到他的真身真是费了不少事。我入侵了半个街区的安保系统,才勉强拍到一张正面。并且他有可能还会继续伪装……”萤丸瞥了一眼旁边的电脑屏幕,“距离完全破解加密文件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啧……在那之前需要找五系协商吗?我们人手可能不够。”

“等文件解密结果出来吧。”有成猛吸了一口烟,眯起眼睛,“不急一时。太郎,次郎,”他转向一旁安静待命的两兄弟,“你们两个先把上次的笔录整理好,等解密完之后我通知你们。”

就在他们开会的时候,青江正在一旁盯着白板上的照片发呆。池田正。感觉自己对这人的名字非常熟悉,但是他完全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听过。以及对于对方的长相,他完全没有什么印象。也许只是错觉,青江心想,就在这时,他听到有成在叫他。

“青江,你也去整理卷宗吧。这段时间,你参与的案件也不少了。”

“啊……恩。”

青江有点局促的回答,随即便马上起身走向档案柜。在这期间,他一眼都没有看有成的脸。

其实并没有什么好整理的,因为每次结案之后,青江都会很仔细的把卷宗和资料扫描备案,然后放进档案柜锁好。在青江来之前,这是萤丸的活。平时青江的任务并不重,当然这也是大家有意关照他的结果,觉察到这点的他,于是主动接下这些琐碎事务。

既然现在没什么事做,大家又在各忙各的,青江便悄然回到自己的位置,安静地坐好。

之前在民宿被灌酒,翌日醒来,发现自己好好的躺在房间里。至于有成坐在他旁边,正在看一本小说。他睁眼的时候正好和有成的眼神对上,对方的神色有点古怪,随即又马上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移开目光,速度快得让青江始终怀疑自己是否看错。

“快起床,今天是去神社初诣的日子。”有成丢下这句话,便站起身离去了。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毫无印象。青江愣了下,第一反应便是伸手摸向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奇怪的痕迹和痛楚,看来昨天没有发生糟糕的事。这下让青江镇定不少,他照常洗漱整理仪容,然后按照原定计划去和其他人汇合。

新年的一切就这样无事度过,但青江明显察觉到有成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多了一层思虑。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青江很疑惑,但是,他无法向眼前的男人开口。为了不让自己再被这眼神扰乱心绪,他选择刻意的躲着对方。一连好几天,他都没有和有成说什么话。

今天也是一样。

屋里暖气开得很足,青江看了一会资料,眼皮便无法自控地往下沉。眼前的字仿佛在纸上跳着诡异的舞,模糊了时间……他不知道坚持了多久,一分钟?一小时?总之等他再次清醒,已经是身处梦中。

梦里他追着一个白色的人影跑呀跑,自己脚步蹒跚像是要跌倒,身体不受控制……他把手举到眼前,是小小的,幼童的手。梦中的自己回到了小时候,那前面的人,是——

“□□,求你,停下来……”

青江听见自己的喉咙,发出静默的呼喊。他以为什么都不会发生,而对方的脚步明显停了下来,而他往前伸的手,仿佛也抓住了某种东西。冰冷柔滑的触感在手里扩散开,是布料。

等青江撑开眼,他发现自己正身处下班后空荡荡的办公室,而正被他抓在手里的,是一片衣角。

衣角的主人,三条有成正低头面无表情看着他,白色的瞳孔泛着无机质的光,无法探知他的想法。这久违的眼神让青江心下一惊,赶紧缩回手,却被对方一把抓住。有成开口,声音在这除了他们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回荡,平静却让青江忍不住抖了一下,“你刚才,叫我什么?”



tbc.


评论(35)
热度(154)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挖坑不填主义者
【攻粉,石切丸推】
本命CP石青
鹤三日/小狐三日/大莺/髭膝
目前创作主石青

左右固定过激洁癖
拒绝拆逆乙女
天雷巨多望互相尊重
极其讨厌右石
雷:右石/石青互攻or无差/石青以外的青受/石or青的所有乙女和男婶相关cp
图文谢绝转载(包括lofter站内转载)
ps:身体不好调养中,催更请适度,谢谢理解

©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