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ma paro

#跑剧情请放松心情观看


青江有点犹豫的跟在有成身后进了浴池。整理好个人物品他们进了洗浴区,看着空荡荡的公共浴室,他很明显的退缩了一下,才走到角落里开始清洗身体。有成也走到浴室的另一端,没有人说话,整个浴室里只有哗啦啦的沉默水声。

这家民宿是那种传统的露天温泉,石头围成的巨大池子里弥漫着温暖的水汽,照明设施还是很别致的石灯笼式样。有成先下了水,青江下水之后则是和先前一样,背对着有成远远地缩到角落里。有成瞄到青江缩成一团的伶仃背影,还有白皙后颈上的黑色项圈,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顺手扯了头上的毛巾,盖到自己脸上。

因为有成心情烦躁导致泡的时间稍微长了点,等他到宴会厅的时候,青江已经到了那里,正在和太郎聊天,眼睛都没抬一下。萤丸和次郎不在,应该还没处理完事情吧。青江浴衣的衣襟和腰带都很凌乱,看样子是自己穿的。看着他的样子,有成沉默地找了个远离青江的席位坐下,掏出香烟和打火机。

就在有成正准备点上的时候,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按在了他的手上。次郎笑眯眯地把有成手里的烟抽走,递过来一瓶纯米大吟酿。

“来来来机会难得,石切别顾着抽烟啊,快来陪我喝一杯!”次郎说着便笑嘻嘻地去拧瓶盖,又被太郎把酒瓶夺走。“宴会还没开始,你先忍耐一下又何妨。”太郎有点困扰地拧起眉,不过他嘴角是翘着的,脸上是柔和的笑意。“不行,我现在就要喝……”次郎扑过去抢太郎手里的酒,嘴里还嘟囔着,“平时只能喝便利店的啤酒,我早就腻了……”

“这瓶酒不错嘛,次郎。”

萤丸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红发少年,看起来和他差不多个头。说着萤丸把酒瓶从太郎手里接了过去,“我在门口遇到了老板娘,她说马上就要上菜了。对了,”他把身后的少年介绍给大家,“这是我堂弟,来国俊。”萤丸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因为国行那个笨蛋倒垃圾的时候不小心从楼梯摔下去进了医院……新年他一个人在家也无聊,我就接过来了。哦对了国俊,”萤丸拉着少年坐到青江旁边的空位上,“这是青江,对面是石切,然后那边是太郎和次郎。”

“哎?是萤丸的亲戚啊?来来来,也一起喝吧!”还没等国俊回答,次郎就招着手朝着这边扑了过来。“国俊还是未成年……次郎你就饶了他吧。”萤丸用手里的酒瓶挡下次郎的热情拥抱,回头叫,“青江,你快去催一下厨房……”

“啊……好的。”突然被叫到名字的青江愣了一下,随即便点点头出去了。他好像从刚才次郎进门之后,就一直在安静的围观眼前玩闹成一团糟的这群人。

看得出,青江很享受这个气氛。和刚才单独和有成待在一起的样子相比,他的肩膀明显放松了下来,出去叫老板娘的时候马尾在身后活泼的一甩一甩。

很快菜便端了上来,是全套的豪华怀石料理。次郎变魔术一样不知道从哪掏出五大瓶大吟酿排在桌上,开始挨个灌酒。除了未成年的国俊几乎谁都没有逃过他的攻击,青江也被灌了几杯,苍白的脸上开始浮起一层浅淡的红晕。

“目黑,惠比寿,渋谷,原宿……代代木后面是新宿,青江再罚一杯!”

次郎兴奋的声音在宴会厅回荡,好像是在玩山手线游戏。眼神已经开始涣散的青江,又因为惩罚游戏灌了一杯酒。从游戏开始青江就一直NG,看起来他是真不知道什么是山手线……而就在这时,次郎又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青江,笑闹着倒在一起,这让在一旁静静喝酒的有成噎了一口。

“小青江~~”次郎抱着青江一通乱蹭,看起来已经醉的神志不清,“你真的好可爱呀~~给我当抱枕好不好嘛~~”青江本来衣服就没穿好,被这样一折腾,胡乱合上的衣襟再也坚持不住了,大片胸膛袒露了出来,衣缝里还隐约可窥见茶色的乳尖。

有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他不太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只是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抱着醉成一滩的青江往房间走了。身后还传来次郎不满的声音,好像还有太郎安抚的话语,不过他都无暇去听。

“石切那个木头脑袋……也不陪我喝……”次郎在地上翻来滚去,一挥手碰倒了旁边的一个空瓶,“……小青江也是,游戏还没玩够呢!”说着他扭动着身子伸手去够新的酒,“老哥你也陪我喝点啊!”

“……好好好陪你喝。”太郎把次郎拉起来坐直,拍了拍他的背,“还好你是喝醉了,哎。”要是刚才再持续下去可能会发生可怕的事情吧……太郎想。

“你们真是麻烦……”萤丸专心的吃着鲷鱼刺身,头都没抬,“太可惜了,这家店的料理真的很好吃。”

“对了萤丸……”一旁乖乖喝果汁的国俊,悄悄的扯了扯萤丸的衣襟,“刚才……那个人的表情好可怕啊。”

“……这应该就是大人的世界吧。”萤丸没头没脑的回答到。

 

有成抱着青江回房,放进已经铺好的被窝。他把被角掩好打算起身,就在这时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拽住了。他低下头,发现青江正看着他,苍白细瘦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捏着他的袖子下摆。力道并不大,是有成能轻易脱身的程度,但是看着青江迷蒙充满水汽的眼,他居然一时怔住。

也就这个犹豫,错失了最佳的脱身机会。

青江坐了起来,伸手抱住他。有成感到对方火热的身体贴上来,在空调还没完全起效的寒冷室内,散发着能将人灼伤的温度。青江异色的双眼睁得滚圆,濡湿的虹膜闪着异样的神采,“我……”他的嘴唇蠕动,喃喃地吐出气音,“我不想……回去……”

“我,我害死了他们……”

有成先是一愣,随即马上领会到了对方的举动。看来青江的确是喝醉了,并且在酒精的作用下短暂的打开了心防。如果现在进行询问的话,说不定会得到非常有价值的线索。

但是,自己真的有必要现在这么做吗?

有成还没来得及考虑多少,青江又开始了自言自语。

“回去……的话……一定会,被惩罚。我……不怕……”他撒娇般蹭着有成的胸,就像上次那场倒错的性()爱里他曾经做过的那样,“但是,她……我……不行。我……”他低下头,肩膀微微抽动,话语里带上了颤抖的哭音,“我们,都会死……”

“都,都是我的错——!!”青江的情绪明显开始激动,大颗大颗的泪,扑簌簌地落下来。他抓着有成的手使上了劲,指关节都被捏得发白,“他们,他们要来了……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青江哭泣着抱着有成摇晃,“神啊,为什么……对了,我知道了,”他开始惨笑,红色的异瞳仿佛含着血泪,“因为……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神……”

“……”

有成看着这样的青江,一时之间居然无法言语。他本就不是感情细腻丰富的人,此时此刻只觉得自己心中四处奔流的无名情绪找不到出口,仿佛站在旷野大声呼喊,却无法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他情不自禁抱住眼前哭得浑身颤抖的青江,用自己能做到的最轻柔的动作,轻抚他的脊。有成不知为何自己会做出如此举动,他只是直觉认为,自己应该这样去做。

怀里的人挣扎和抽泣声越来越弱,然后渐渐没有了动静。有成把睡着的青江放回床铺上,帮他把被子盖好。睡梦中的青江似乎也无法安稳,带着泪痕的脸上眉头皱得紧紧,一如那天晚上有成看到的样子。有成把手放上他的额头,青江的表情也才终于慢慢放松下来。

有成站起身坐到窗台上点了根烟,想了想回头看了眼熟睡的青江,转头又掐灭。他低下头思考了一会,掏出纸笔,把刚才青江说的话记了下来。

接下来的行动,就要看萤丸那里的情报了。



tbc.

评论(34)
热度(159)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挖坑不填主义者
【攻粉,石切丸推】
本命CP石青
鹤三日/小狐三日/大莺/髭膝
目前创作主石青

左右固定过激洁癖
拒绝拆逆乙女
天雷巨多望互相尊重
极其讨厌右石
雷:右石/石青互攻or无差/石青以外的青受/石or青的所有乙女和男婶相关cp
图文谢绝转载(包括lofter站内转载)
ps:身体不好调养中,催更请适度,谢谢理解

©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