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ma paro

#跑剧情请放松心情观看


13.


青江僵硬地抬起头,对上对方的目光。有成正盯着他,表情看不出什么端倪。但从他身上传来的压力,比起那天青江顶撞他更甚……有成拉起青江的胳膊,手劲大得简直要捏碎骨头。青江吃痛,条件反射想挣开,却被抓得越发紧。

“跟我回去。”

有成的声音冷得像冰,但他钳着青江的手热得像火。青江踉跄了几步,眼看就要被他拖走,就在这时,有人拉住了青江的另一边胳膊。

“你没看到他自己不愿意走吗?”

义平一把把青江拉到自己身边,瞪着有成开口。这一下让青江的手臂被狠狠拽了一下,也让正欲离开的有成停住了脚步。他转过身,看向这个一脸认真摆出保护者姿态护在青江面前的人。在注意到对方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发色和瞳色之后,有成的眉毛挑了一挑,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平时那张扑克脸。

“你是什么人?”

有成向前跨了一步,这下他和义平正好对上了视线。而义平也迎上了他的目光,似乎对对方周身环绕着的低气压毫无自觉。空气中仿佛弥漫着看不见的电流,噼啪作响。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但是,你为什么要这么粗暴的对待青江?”

“因为他是罪犯。”三条有成的回答简洁又冰冷,像一把刀戳在青江心上,“我身为他的监视者,有权利这样做。”

“……什么?青江是罪犯?”义平有点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又看向青江,“他说的,是真的吗?”

“……”看着对方带着焦躁和殷切的眼,青江抿唇,还是移开了目光。这一下无疑是默认了有成所说属实,义平沉默了。接着,青江感到对方的手,松开了自己的手臂。

啊,果然又会和那时一样……他低下头,打算就这样跟着有成离去。接受他人的善意无疑是件好事,但是大部分情况下只会给自己带来无谓的悲伤。比如说,就像现在……

但是,义平接下来的举动,却完全出乎了青江的预料。

 

他大跨步走到三条有成的身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就算青江是罪犯。可是,”义平在他们面前站定,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甚至和有成不相上下,“他在这层身份之前,还是一个人。”

“你为什么不能给他基本的尊重呢?”

“……那可真是受教了。”有成似乎笑了,但是从语气来看,他好像已经到了怒气爆发的边缘,“但是,你有什么立场说这些话?”

“我是青江的朋友,不可以吗?”

这句话,让青江怔住了。他怯怯地看向义平,对方好像也察觉到了他的想法,向他这边投去一个安慰性质的眼神。而听了这话之后有成的脸色彻底变得不好看,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眼睛眯了起来。青江非常清楚,这是对方彻底爆发的前兆。

就在这时,一个不速之客又插进了他们的对话。

“石切,小青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次郎恰到好处地站进了他们中间,正好隔开了一触即发的二人。他晃了晃手中的资料,“你们可让我好找!石切,你一直调查的那件事刚刚来了新消息。嫌疑人已经在楼下的第二审讯室了,五系的加州清光也在那等着呢。”次郎一边说一边把青江和有成向着电梯口那边推,都不等他们回话,“石切,这次你要好好感谢萤丸……”说着还不忘转头对留在原地的义平赔个笑,“实在是很抱歉,我们现在有公事,就不叨扰了。”

“次郎,你……”青江想开口问,却被对方一根手指点住了话头。次郎使了个眼色让他看看周围,这时青江才注意到匆匆散开的围观人群。看来刚才真是引发了不小的骚动。他顺便瞄了一眼时间,距离他下楼到刚刚那场冲突结束,甚至不到十分钟。

虽然青江觉得这十分钟像是经过了一个世纪。站在电梯里,他才注意到自己的掌心都是冷汗。手臂上被有成和义平拉扯过的地方还在疼,十有八九又要留下痕迹。想到这里他不禁鼓起勇气去偷瞄一边站着的有成,对方的表情却让他有点费解。

有成的眉头皱着,眼神放空不知道看向何处,像是在思考什么。似乎是注意到青江的视线,他突然转过身,和一边的次郎交谈起来。这下,从青江的角度彻底看不到他的脸了。

等回到特别搜查课的办公室,有成便去了自己的套间。次郎也收拾起东西,而留在原地的青江想了想,决定还是回到自己的座位乖乖待着。他刚刚坐下,有成套间的门就开了。

“我要去做个审讯,你在我回来之前留在这里。”拿着笔记本从里屋出来的有成,对青江开口。然后他顿了一顿,加上一句,“冰箱里,还有中午买的便当和牛奶。”

飞快交代完这几句话,有成便和次郎一同消失在办公室门口。

 

青江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办公室便空无一人。太郎和萤丸应该是先下班走了,刚刚回来的时候就不见他们的影子。这是他第一次单独留在这里……少了人的室内突然显得寒冷,青江走到空调前把温度调高了一点,顺便看了眼窗外。冬天总是黑的很早,现在外面的

靛色天穹已经爬上点点星光。肚子开始叫,但是他一点食欲都没有……他回到桌前呆坐,想起刚才的事,叹了口气,又自嘲地笑了。

想到义平那番话,青江的胸口便一阵紧缩。

从出生以来就被作为道具使用的自己,现在居然能听到这种话语。

 

青江发了一会呆,起身打算去喝口水。就在这时,虚掩的套间门吸引了他的目光。三条有成走得太急,居然没有上锁。青江愣了一下,看向办公室大门边。

门外静悄悄的,看样子这层楼已经没几个人了。现在有成正在楼下审讯,一时半会回不来。要是平时他绝对不会主动踩雷,但方才那场口角中有成的态度,让青江心里那股黑暗的情绪又悄然冒头。如果自己去捣乱的话,有成的脸上会是什么表情呢?虽然被发现的话免不了一顿惩罚……但青江还是鬼使神差的对着那扇门伸出了手。

有成的办公室布置和外面并没有什么两样,除了房间里弥漫着的烟味。青江皱着眉头钻进了屋子,四下张望起来。桌上乱七八糟堆着小山一样的卷宗和资料,靠墙摆着一排铁皮档案柜,另外还有一张看起来上了年头的沙发床。青江注意到,他的抽屉和柜子全都上了锁。

感觉没什么能做的。青江耸耸肩。他走到有成的桌前随手抽了一本资料出来摊开瞄了一眼,发现是陌生的案件又塞了回去。青江在里面东翻西扯,就在他拿起一本笔记的时候,里面晃晃悠悠飘下来一张老照片。

“……”

青江盯着这张照片。为什么它会在有成这里,他来不及去细想。一秒钟之后,青江便飞快伸手把它拿起来,塞进衣服的内袋里。确保别的东西都归位之后,他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有成的办公室,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时间差不多过去了三小时。现在已经晚上九点,有成还是没有回来。青江从刚才出了套间,便一直坐在自己的小隔间里发呆。

三条有成说过,她还活着。她现在也应该已经是几个孩子的母亲,有自己的幸福生活。现在能找到她的线索,除了这张照片,估计也只有有成那里能给他答案了。

绘本夹层里塞着的药物清单,还有自己这条命,是她给自己最后的礼物。

 

想着想着青江睡着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他迷迷糊糊觉得自己好像在摇晃,自己好像正在被什么东西移动一样。

鼻尖传来户外的寒气和熟悉的烟味。

青江被这股味道一激灵,猛地睁开眼。察觉到他的异样,正抱着他往前走的有成开口:“醒了?”

“……”青江没有回应,只是伸手推有成,示意要对方放自己下来。而有成对他的反抗置若罔闻,一步步向停车场走去,他挣扎了一会也识趣的放弃了抵抗。身上好像还裹着什么,青江并不觉得冷,只是鼻子有点莫名发酸,他打了个哈欠,伸手遮住自己的脸。


tbc.

评论(30)
热度(189)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挖坑不填主义者
【攻粉,石切丸推】
本命CP石青
鹤三日/小狐三日/大莺/髭膝
目前创作主石青

左右固定过激洁癖
拒绝拆逆乙女
天雷巨多望互相尊重
极其讨厌右石
雷:右石/石青互攻or无差/石青以外的青受/石or青的所有乙女和男婶相关cp
图文谢绝转载(包括lofter站内转载)
ps:身体不好调养中,催更请适度,谢谢理解

©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