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告げ鳥と理想郷

【刀剑乱舞】【石青】神さまの仮面 12

stigma paro

#本章继续跑剧情请放松心情观看

12

“青江。”

身后传来有成的声音,青江从外套里抬起头,三条有成就站在他后面,手里提着装衣服的纸袋,正透过被雨水淋湿的前发看着他。有成的半身都湿了,但是青江注意到,他手里的袋子,一点水痕都没有。

“回去吧。”

他们无言的坐进车子,沿着来时的路返回。突如其来的冷雨让交通也受到了影响,前面被堵得水泄不通,长长的车流沿着道路缓慢爬行。青江还是把脸埋在义平的外套里,这时,有成淡淡开口。

“那件外套,是谁的?”

“是个路过的人借给我的。”青江回答,听着对方的语气忍不住又补了一句,“难道你很在意吗?”

“……没什么。”有成看着前面的路,还是没有往他这边看一眼,“下次,不要再忘记东西了。”

回到家叫了外卖,有成先去了浴室。青江回到自己房间,坐到床上把今天买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摆好。把所有都收拾好之后,青江的目光落到义平的外套上。

看得出来是件有点年代的外套,袖口已经被水洗得有点淡淡褪色。但是主人平时应该有非常细心的保养它,除了稍微旧了一点之外,它看上去状态非常好。上面还有被雨水沾湿的痕迹,不过已经干的差不多了。

青江把手放上外套,对方的体温已经消弭无踪。他拿起它准备找个地方挂起来再做打算,就在这时,突然注意到衣服口袋里塞着什么东西。

“……?”

青江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了一张折起来的纸。他把纸打开,发现是一张网购回执单。青江扫了一眼,都是些普通的日用品。他打算把单子塞回衣袋,就在这时……

“这不是……??”

青江看着回执单上的地址。

“东京都千代田区霞关……”他一个字一个字往下看,“情报……管理课……河内义平……??”

原来对方也是警视厅的人?青江在震惊之余,心里某个地方却莫名雀跃起来。

情报管理课好像就在搜查课的下面几层,看样子自己不用担心怎么把衣服还给义平了。想到对方温柔的表情,青江吐出一口气,把外套抱进怀里。然后,他起身走出房间,打算把衣服丢进洗衣机。这个时候,有成也差不多洗完澡了吧。

结果说巧不巧,他和刚从浴室出来的三条有成撞了个正着。

只围着一条浴巾的有成,擦着头发从青江面前经过。看着他抱着义平的外套,有成的脚步略微顿了一顿,便转身回了房。当然这也可能是错觉,青江侥幸地想。他走到浴室把外套丢进洗衣机,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浴室里还残留着方才有成留下的热气。简单冲洗完身体青江走进浴缸,把自己沉进热水里。身处充斥着对方气息的狭小空间,青江不由得抱紧了自己的身体。温暖的水驱走了他的寒冷,却让他的伤口疼痛无比。

这温暖和疼痛,都是对方带给他的。

 

青江泡了好一会才出去,发现外卖已经来过,桌上摆着自己的那一份。至于有成,已经不在餐桌前了。他拿起自己的鲑鱼子盖饭回到房间,顺便倒了杯水,把今天买的药拿出来。想了想,他又走到储物柜前,翻出一本书。

青江把这本看起来老旧不堪的绘本摊开,小心拆下精装封面背后贴着的牛皮纸,从夹层里扯出一张已经泛黄的纸条。打开纸条,上面赫然是一串药品清单。他一项项核对完药物的名称,舒了一口气,把绘本复原放回柜子。

服下药物吃完饭,青江伸了个懒腰看了眼时间,已经下午六点了。饱腹感带来的倦怠和疲乏,再加上泡完澡之后的放松感,让他整个人瘫在了床上。窗外依旧一片昏暗,雨还是没有要停歇的征兆。而有成的房间很安静,对方八成是在工作。青江干脆钻进被窝,把被子拉过头顶,蜷缩成一团闭上眼睛。

今天他久违的做了梦。

梦里只有一些朦胧的白色人影在身前来去,每个人都面目模糊又似曾相识。青江想抬手挥开这些令他心思烦乱的幻影,却动弹不得。他只能眼睁睁躺在那里,而那些模糊的影子渐渐向他靠近,手上拿着的针筒和器具闪着幽暗的光,在一团混沌的视野中看得格外清楚。

不要……

不要过来——

青江徒劳地扭动身体,然而梦魇还是紧紧地绑缚住他。他惊恐地睁大眼看着那些幻影越来越近,似乎都能感到刀片抵在皮肤上的冰冷刺痛。身体被切开的恐怖,让青江不管不顾地拼命挣扎起来。

谁来……谁来救救我…——?

就在这时。

额头上传来一阵温暖的触感。而那些纠缠不休的梦魇,也立马随之雾散。这股温暖源源不断地流入,将青江由于恐惧而变得僵硬冰凉的身体融化。身边的场景也变了,好像已经离开了那阴森压抑的空间,取而代之的是从未有过的安稳和平静。

青江便在这一片宁谧中缓缓下沉。耳畔,依稀传来模糊的叹息声,又似乎好像没有。这大抵也是梦的一部分吧。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继续,来到办公室之后和同事们打过招呼,青江便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当他敲完案件调查报告的最后一个字,抬头一看已经快要下班时间。他瞄了一眼放在桌下装着外套的纸袋,再往有成的套间门口看了一眼,便提起袋子,绕过正在打瞌睡的次郎和埋头整理资料的萤丸,推开门走了出去。

电梯停在了三楼。青江走出门,环视着这里。虽然他经常进出警视厅,但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跟着三条有成到处跑,一个人过来还是相当不习惯……他抿了抿唇,四下张望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对着路过的一个蓝发青年发问。

“你好,请问你认识情报管理课的河内义平吗?”

“河内义平?你找他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他有东西在我这……我想去还给他。”青江把纸袋抱得更紧,“他应该在这里吧?”

“原来如此。”青年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义平的话,现在应该快下……”

“一期!事情我都办好了!”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青江和面前的蓝发青年同时回过头。河内义平正从走廊另一端走过来,对着他们笑着挥手。在看见转过头的青江的时候,他的表情明显变得有点意外。

“京极青江?你怎么在这里……”

“恩。”青江对着他摇摇手里的纸袋,“来把这个还你。”

“居然真的是你?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因为外套口袋里有你的地址……”青江把纸袋递给义平,“谢谢你的外套,帮大忙了。”

“你居然还会专程跑到警视厅来……对了,一期,”义平接过纸袋,对着旁边的蓝发青年开口,“鹤丸警视叫你赶紧去他那里一趟,好像有新任务。”

“那我就先失陪了。”被称为一期的青年对着他们点点头,转身向走廊尽头走去。

在一期退场之后,义平和青江二人又开始了对话。

“也不能说是特意。”青江笑了笑,“因为我也在这里任职,不过顺路而已。”

“真是巧合……没想到我居然能顺手帮到一个同僚。”义平也笑了,“那你是在哪个科室呢?”

“就在你楼上四层的搜查课。”青江想了想,“不过我刚进来没多久……”

“其实我也只是前几天刚刚报到而已。”义平歪头,眯起琉璃紫的眼,“论资历的话,应该还要叫你一声前辈吧,青江前辈?”

义平的声线,居然和有成也非常相近。然而他的音色多了几分柔和,少了几分冷硬,低沉又温润。听着对方这样叫自己,青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前辈,就不用了……”

“那我叫你青江可以么?”

“……恩,好。”

“那么青江,”义平笑得灿烂,“空闲的时候我可以去楼上找你么?”

“……”青江本想拒绝,但实在是无法对着义平那张脸说出否定的话语。他耸了耸肩,苦笑,“好吧,但是……”

“青江。”

似乎含着怒气的冰冷声音,把青江的话语打断。突然出现的三条有成,站进了二人之间。在那一瞬,青江似乎觉得自己的内脏都被冻结了。

“原来你在这里。”

tbc.

评论(39)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