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架空设定

绝症上班族丸x蛇江

假面写得太烧脑写点平淡温馨向缓缓……

很快就完结的HE。

拿到医院检验报告的一瞬间,三条石切丸看着上面几个大大的“肝癌晚期”的字样,并没有什么实感。

当时的第一反应,居然只是“死掉之后就吃不上街角那家和果子店的羊羹和月见团子了”而已。事后回想起来,对这样的自己感到不可思议,又有点淡淡的悲哀。

总之,医生告诉石切丸,他只剩下半年可以活了。

仔细想想,这三十年的人生,说不上是好是坏。平静的在小镇上长大,大学毕业之后来到东京打拼,除了和还在老家的兄弟们联系之外,也没有几个能够交心的人。还好存款和家产足够自己安稳的度过最后的时光,其实这样也挺不错。

就在石切丸回到自己的小公寓,茫然的坐在餐桌前想着以后去留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差不多十年没有回到这里了……”

提着旅行箱的石切丸,把车票投进自动检票口里,抬头看向写着“诗华里”的站牌。车站已经改建成带着自动扶梯和检票口的现代式样,穿着制服戴着白手套的工作人员向他点头致意。不远处,还竖着一个巨大的“诗华里观光问讯处”的牌子,下面画着一只穿着狩衣的可爱的熊,是本地的旅游吉祥物。车站里有几个有说有笑的高中女生,大概是刚刚放学回来吧。石切丸在经过她们的时候,她们略微瞟了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沉浸到自己的事情当中了。

这一切对石切丸来说熟悉又陌生。他拖着箱子向出口走去,那里已经有人等着他了。

“石切!我来接你啦!”

一头橙发的高大男人笑得灿烂,隔得远远的挥着手。他接过石切丸手里的箱子,一手搭到他肩膀上,“车子就在外边!宗近和小狐今天有点事没来。”

“别来无恙啊,岩融。”石切丸点点头。“我们已经……”

“快六年没见了吧?”被称作岩融的男人咧开嘴,“今剑都长到我腰那么高啦!你一直在东京……说起来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

“……恩。”

岩融识相地没继续往下说,拖着石切丸走出车站。不远处停着一台有点脏脏的小货车,上面还堆着几个印着番茄的纸箱子。

“哎呀……刚刚去送货……”岩融有点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前些天家里的小车被宗近开出去撞坏了,还在修。你就先凑合下吧。”

车子沿着整洁的乡村公路,向前方慢悠悠的驶去。洁白的路面,顺着平静的山岳线向远方舒展开,能看见远处闪着光的小块农田。石切丸摇下车窗,久违的清爽山风便吹拂进车厢,吹散了燥热的空气。

“本家的房子还给你留着。我和小狐丸一直在打理,去了马上就能住下。”岩融擦了擦头上冒出的细汗,“七月初就这么热,今年夏天会很难熬啊。对了,这边离镇上挺远,买东西基本都是网购……还是说你要买台车算了?”

“这个等用到的时候再说吧。”石切丸抽出后排杂物袋里的瓶装水,灌了几口,“今剑现在应该上小学了吧?”

“已经二年级啦。你走的还真久……”岩融看了石切丸一眼,随即又把目光收回,看向前方的远山,“不过现在你回来了就好,三条家总算又聚在一起啦。”

后面一路上又聊了些有的没的,直到橙色小货车停到一个和式院落门口。院子里有很大一棵樱树,初夏时节早已绿意满枝。岩融之后便马上回了农场,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办。于是,这座小宅院便又只剩下了石切丸一个人。

“过两天小狐他们应该要来拜访,到时候联系啊!”

留下这句话,岩融便开着车离开了。此时此刻已经是傍晚,石切丸站在门口目送着小车消失在暮色之中,便吐出一口气,拖着箱子打开门锁,走进了玄关。

“好久不见了。”

他对着空荡荡的老屋开口。

这里打扫的很干净,也没有长期无人居住的老屋特有的那种灰尘味道。看来小狐和岩融经常来这里。拎着行李一路上楼,石切丸拉开自己以前房间的纸门。

这里的榻榻米也保养的很好,好像前两天刚刚擦过。他打开行李箱把私物安置好,便去楼下烧洗澡水。感觉好像又回到十多年前,石切丸看着松木在炉膛里噼啪作响,想。

总之自己真的是回来了。

随便吃了点在车站便利店买的便当洗过澡,石切丸把笔电摆出来,开始采购生活用品。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庭院里传来细微的虫鸣。

这里虽然很清净,但独居于此,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到寂寥。

如果有什么人陪陪自己,该多好啊。

石切丸胡思乱想着,鼠标在购物网站的链接之间游移。等到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光标停在一个商品广告上。

广告很简洁,白色的底上是暗绿色的细长文字,笔画尾部都带着一点不可思议的弧度,让他联想到某种生物爬过的痕迹。这些爬行着的字迹组成一句话,“治疗孤独的魔法”。

如果是平时,石切丸大概会直接忽略掉。然而对于现在的他而言,这句话无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如果自己真的会孤独的死在这里,那至少在那之前让自己过得不那么难熬。他鬼使神差的点击了订购的网站。网页也相当简洁,并没有别的购物站点上那么多花花绿绿的商品图片和煽动人心的广告词,只留有付款页面还有填写地址的输入栏,此外上面什么都没有。

怎么看怎么都像是骗子网站。不过商品的价格并不贵,含税价只有719日元。就当是打发时间吧,石切丸想。万一真的买到什么好东西的话,那也是自己赚了。

于是,两天之后,一个神秘的包裹夹杂在一大堆生活用品当中,一同被送到了这座老屋。

睡前,石切丸坐在被子上,开始拆白天送到的“魔法商品”。

“这就是上次买的那个……”石切丸有点狐疑的看着手中的包裹。这个包裹比他预想的要小很多,只有一本书大小,拿在手里的感觉很轻。他拆开外面的纸胶带和飞机盒,拿出里面的白色盒子。试着摇晃一下,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

该不会受骗了吧……

他打开了盒子。减震海绵当中,镶嵌着一颗水色的小小的……

“居然是蛋……吗……?”

石切丸拿起了这颗蛋。蛋在他宽大的掌心里静静地躺着,他盯着这颗蛋,有种奇妙的感觉油然而生,就好像有一颗小小的心脏在他的手里跳动。

它是活的……

就在这时,石切丸瞄到盒盖里好像有什么。他把蛋小心的放回去,抽出了夹在中间的纸片。

“第一,把它放在枕边即可孵化。第二,孵出生物的样子取决于你自己的心。第三,孵化之后请与它好好相处……”石切丸念着上面的字,眉头皱了起来。到头来自己还是不知道自己究竟买了什么……上面除了孵化方法之外,都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信息。

“总之还是先试试孵出来再说吧。”

石切丸自言自语道。他想了想,把自己的衣服叠好放在枕边,再把蛋端端正正的摆了上去。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在接触到柔软布料的时候,蛋微微的动了一下。

如果那张说明书上写的是真的,那明天应该就能孵出来了吧。

这样想着,石切丸熄了灯躺下。熏风送来窗外阵阵虫鸣,伴随着清凉的风铃声,他很快就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

自己仿佛是在深深的水底,然而呼吸和行动却不受影响。果然这是梦里……抬头向上看去,能看到被幽蓝厚重的水折射成金色花朵的太阳,随着波涛沉浮。奇妙的游鱼从头顶上飞过,然后成群结队消失在视线尽头。

就在这时,身后有什么东西贴了上来。

石切丸没有回头。他低头看着环抱着自己的事物……是一双手。洁白修长的手。有几缕青漆色的发丝顺着水流飘荡到鼻尖,想必是紧贴在身后的那人的。抱着他的手力道不是很大,如果是他的话应该很轻松就能挣开……然而石切丸莫名的不想这么做。

这个怀抱总觉得有种亲切的气息……

他忍不住想回过头。像这样抱着自己的人,究竟是什么模样——

然后,石切丸醒了。

明亮的日光,洒满了整个房间。他怔怔的盯了一会儿天花板,然后猛地转头看向枕边的衣服堆。摆在上面的蛋,只剩下一堆凌乱的碎片,在晨光中闪着水滴一样的光。

不知何时已经孵化了……那里面的东西在哪里?

石切丸环顾了整个房间。这里的摆设还很简陋,除了摆在当中的棉被和墙边关得好好的立柜以外,并没有什么别的东西。该不会是从窗户跑出去了吧……

就在他打算起身仔细找找的时候,胸口传来一阵麻痒。那里的浴衣鼓起了一小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移,然后到了他的领口。

“叽……”

一个小小的青漆色脑袋从里面钻了出来。石切丸连忙把他放到自己的手上。是一条上半身是人的幼蛇……洁白的鳞片,泛着樱花色的光泽。而他的眼睛,是美丽的琥珀和石榴色。

蛇抬起上半身,端详着石切丸的脸。接着,他伸出细长的分叉舌头,舔了他的鼻尖一下。

在那一刹那,石切丸心中仿佛被什么温软的东西给填满了。

tbc.

评论(29)
热度(150)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挖坑不填主义者
【攻粉,石切丸推】
本命CP石青
鹤三日/小狐三日/大莺/髭膝
目前创作主石青

左右固定过激洁癖
拒绝拆逆乙女
天雷巨多望互相尊重
极其讨厌右石
雷:右石/石青互攻or无差/石青以外的青受/石or青的所有乙女和男婶相关cp
图文谢绝转载(包括lofter站内转载)
ps:身体不好调养中,催更请适度,谢谢理解

©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