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告げ鳥と理想郷

【刀剑乱舞】【石青】神さまの仮面 09

stigma paro

#依旧是跑剧情啊跑剧情

有土方组打酱油场景



09.


坐在开往案发现场的车上青江看着窗外出神。有成正在和副驾驶座的萤丸确认案件情况,并没有往他这边看上一眼。从早上起床到现在,有成都没有和他进行过哪怕一次的正面接触。这样正好……考虑到现在自己的状况,还是不要再贸然惹事为妙。

自己还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和泉守刚刚把现场情况传过来了……”萤丸的声音打断了青江的思考,他把平板电脑举过头顶,让坐在后排的青江确认。“这次应该用不到你的能力,安心吧。”

青江还没理解萤丸话里的用意,瞄到对方手里液晶屏幕的时候便瞬间反应过来,脸唰的红了。

照片里的死者脸朝下背对着青江,从身形来看是女性。虽然镜头有点晃看不太清细节,但还是能辨认出她是赤裸的。看上去,感觉不像是什么能让他发动能力后还能全身而退的案件。

“没有什么明显外伤……”萤丸把平板收了起来,扭头看向坐在后排的青江,“这次有五系的堀川国广在,他也是stigma能力者。等我们到现场的时候,他和和泉守应该把事情都处理完了吧。”

“什么……居然还有和我一样的人?”

“恩,不光堀川,还有三系的粟田口鲶尾和粟田口骨喰兄弟俩。你怎么这么惊讶……难道石切从来没有告诉你吗?”萤丸看着青江因为惊讶而瞪大的眼,有点不解的问道。

“恩……恩。”青江点点头,随即开口,“他们……是什么来历呢?也是和我一样的罪犯吗?”

 “不是啦。他们都是平民出身,因为体质被特招进警察体系而已。”萤丸回答。“不过,他们的能力和你相比不算完整。说实话,你第一次发动能力的时候,把我们都吓到了。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发动得这么彻底的圣痕能力……可以说你是在我们警视厅有备案的Stigma能力者中最为出色的一个。”

“原来是这样。”青江怃然,然后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抬起头,“那警视厅会对他们做什么身体检查吗?”

“有定期体检,不过这个也是员工福利之一,每个人都要去做的。”萤丸想了想,“不过你的身份比较特殊,还没有正式入编。在那之前如果有什么需求的话,你就告诉石切好啦。”

“恩……谢谢你,萤丸。”青江点点头,靠回了座位。萤丸也识趣的转了回去,开始和有成继续讨论案件情况。然而青江现在并没有什么心思去听他们的谈话,刚才从萤丸口中获取的信息,让他陷入了思考。

既然自己不是“唯一”的个体,那么“他们”说不定还存在于这世上的某个角落。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已经离开监狱的话……

青江不敢细想。他把衣袖又往下拉了拉把手腕上的伤痕藏得更深了一点,在后座上缩成一小团。

直到青江到了案发现场,他好像还是没有回过神。就在他跟在有成和萤丸身后下车的时候,前面一个正在东张西望的高个长发男人似乎注意到了他们,大步流星的奔过来,对着有成行了个礼。

“三条警视,辛苦你们跑一趟了!我是搜查五系的和泉守兼定警部。”他看着有成萤丸和青江,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案发的时候我和国广正好在现场附近,真没想到居然还能有机会和特别搜查课的人合作。”

“辛苦你们两个了。”有成微微颔首,跟着和泉守一起穿过隔离带向现场走,萤丸和青江无言的跟在他们后面,“初步调查结果出来了吗?”

“还没有消息,不过之前国广已经跟着先头调查队和鉴定科的人进去了。我刚过来和你们汇合。”和泉守一边往里走一边有点疑惑地嘀咕,“奇怪,按理说国广现在应该出来了才对……”他带着有成一行人穿过明亮的回廊,“案发现场就在这家旅社的三楼倒数第二间客房,电梯在这边,跟我来。”

三楼很快就到了。他们刚一跨出电梯,便有一个人冲了上来,看制服像是鉴定科的人。他径直转向和泉守,神色慌张焦急:“和泉守警部……不好了,堀川巡查他……”

“什么??国广他怎么了?!他现在在哪里?”和泉守一把揪住对方的领子,急得声音都变了调,“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刚他发动完能力之后恢复异常,医疗队已经赶过……”在那人还没说完之前,和泉守便立马丢下了他和身后一众需要自己带路的同事,沿着走廊飞奔而去。

“……”青江看着和泉守焦急的背影,依稀想起刚刚萤丸说的话。对了,堀川国广也是stigma能力者。自己以外的个体,也是被人作为道具使用的吗。但是,看和泉守的表现,完全不像是面对一个单纯的道具或者同僚。

“国广!!!”和泉守绕开守在现场门口的巡查,撞开门向着医护人员聚集的中心冲了过去,萤丸也跟着钻进了现场。青江想上前看看情况,这时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拦住了他。

“在这待命。”有成看向青江,“剩下的交给工作人员吧。如果现在你也开始使用能力的话,可能会造成混乱。”

青江咬了咬唇,还是停下了脚步。有成说的一点都没错……他站在门口看着忙碌的医护人员,还有边上快要哭出来的和泉守。人群散开的很快,当中露出一个躺在担架上的小个子黑发青年,他应该就是和泉守口中的国广了。隔得很远青江也能看清他苍白的脸色,还有脖子上鲜明的勒痕。

“国广!快醒醒……”

“请不要妨碍治疗,和泉守警部。”一边的医疗队员把就要扑到担架上的和泉守拉开,把人抬出了房间。青江盯着昏迷的堀川从面前经过,心里突然冒出一个莫名的念头。

如果有一天自己也遇到了这种事,会不会就此死掉?

“我会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三条有成此刻突然开了口,简直像是有读心术一样,青江惊讶的回过头。“这个也是当初协议的一部分……”他淡淡说道,“你尽到自己的本分就好。”

没错,尽到本分。

这句话让青江的心里像是被刺又扎了一下,虽然不情愿,但昨晚的记忆又猛然出现在脑海里。他绕开有成走到角落里抱起手臂,无意识摆出一个防御的姿势,“好的,我了解了……三条警视。”

就在这时,和泉守又出现了。看样子他是已经把堀川送上了救护车,便回到现场待命。他低着头,也无法掩盖他满面愁色,而声线里细不可查的颤抖也暴露了他此刻内心的焦急不安。“国广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现在请下调查指示吧,三条警视。”和泉守抬起头,“由于事故耽误了勘察工作,真的很抱……”

“你去医院吧,接下来的事情由我们特别搜查课全权接手。”

听到有成的回答,和泉守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可是……”

“刚刚我已经联系过五系的其他人,他们都在另一个辖区,赶过来要一段时间。并且,现在堀川巡查那里也没有人留守吧?”有成盯着他,紫色的眼眸里毫无波动,“从确保效率和减少损失的角度上,由我们接手是最好的选择。”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和泉守捏紧了拳头,又向有成行了一礼,便匆匆离开了现场,在门口还差点撞上几个看守的巡查。看样子,他真的非常担心堀川的情况。

看着这样的和泉守,青江有点发怔。心中像是戳进了一根细细长长的柔软丝线,缓慢地深入,随即猝不及防地打成一个死结,呼吸之间都是戛然而止的咸腥和苦涩。

“石切啊……”

萤丸突然在青江旁边小声嘀咕了什么,但是后面的话,青江没有听清。因为有成此时又开始下起了指示。

“萤丸,你现在去找鉴定科,把保留下来的痕迹和线索资料都发给我。然后是青江,”有成转过来,看向站在一边半张脸藏在阴影中的青江,面无表情,“你知道该怎么做。”

“哦?终于到我的出场时间了吗?三条警视?”

青江笑着走出角落,站到案发房间的门口。身上的伤痕,传来一阵阵灼烧般的痛楚。


tbc.

评论(33)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