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刀剑乱舞】【石青】神さまの仮面 08

stigma paro

#跑剧情啊跑剧情,这两人现在的气氛尴尬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熬过这几段了

不过放心,我会尽力给他们一个好结局。

本节为过渡段,请放松心情观看。

增加极少数内容

08

 

“石切,青江,早上好啊。”

萤丸抱着一摞资料走出特别搜查课,正好撞上刚刚进门的有成和青江。他习惯性的向他们打招呼,然而有成径直越过了他,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到他的存在。至于青江眼神飘忽,在简单的回应了他之后便缩进自己的隔间,再没说一句话。

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萤丸送完资料回来,在门口遇上了正一脸苦闷的次郎。看到他的身影次郎便眼神发光地扑了上来,还好萤丸眼疾手快,赶紧躲了过去。

“哎,偶尔也让我撒撒娇嘛……”扑了个空的次郎撅起嘴,“小萤丸你这么小小只,简直是抱在怀里撒娇的最佳对象了。”

“每次都被你们这样摸来摸去,要长不高的……”萤丸叹了口气扯了扯有点褶皱的外套,“说吧,石切他做了什么?”

“你该不会是有预知能力吧小萤丸。”次郎愁眉苦脸的开口,“就是石切那家伙啦!早上一进办公室,他就把我叫去说有工作,然后塞了我一大堆陈年资料去整理。整理就算了,明天早上就要交!哎,今天晚上不能去六本木喝酒喽……”

“唔……其实今天早上我和石切打招呼的时候,就已经有点觉得不对劲了。”萤丸托腮,回忆早上和有成打照面的情景,“他好像在想什么,完全没注意我……虽然我知道自己很小只,不过完全无视我还是头一次。”

“对吧?”次郎有点不满的耸耸肩,靠到墙上,接着又突然俯下身,偷偷摸摸凑近萤丸耳边,“我说,这事该不会和青江有关吧?他们两个从早上开始,气氛就怪怪的。”

“我觉得有可能。”萤丸眯起眼,“可别是出了什么事吧……别看石切平时看起来那么温和,可他毕竟是警视厅鬼神啊。”

听到这个词,二人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又叹了口气。

“说实话,我觉得小青江还是搬……”

“你们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突如其来的话语,打断了次郎的话。二人同时转过头,就看到一个三条有成杵在办公室门口盯着他俩,脸上的表情和平时如出一辙。

但就算是这样,次郎和萤丸也同时感到了对方身上冒出的黑气。

“啊……没啥没啥,我去资料室遇到萤丸,就随口聊聊。那我现在就去赶工了啊,石切~”

次郎撂下这句话就赶紧溜走了。萤丸也打着哈哈走回办公室,坐回自己的位置。然而长期从事情报工作的职业嗅觉,让萤丸还是忍不住去想有成和青江二人的事。

当初京极青江加入特别搜查课,是石切的提案。当时警视厅也有部分在编的stigma能力者,比如说粟田口家的骨喰和鲶尾双子。所以当时石切提出要将身为重犯的京极青江从监狱里捞出来为己所用时,整个特别搜查课都非常震惊。又不是无人可用,为什么非要拖一个在押重犯出来?

不过,青江是六年前那场惨案的直接关系者。虽然检察院已经认定青江为真凶,但是石切一直坚持那个案件背后可能有隐藏的内情。也许正因为这样,他才想着从青江入手去调查事件的真相吧。

坚持信条是好事,但是不要过于执着导致自己迷失了啊……石切……

萤丸默默想着。

 

今早青江醒得很晚。

撑开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便是陌生的天花板。他呆呆的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里是三条有成的房间。在大脑接收到这一信号的同时,青江便猛地坐了起来。然而他刚刚坐直,便因为后面某个位置传来的剧痛又不得不把腰弯了下去。

身边那个折磨了自己一晚的人好像已经起床了。

青江深吸一口气,忍痛翻身下床。昨天被粗暴剥掉的衣服乱糟糟一堆丢在墙角,他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地打开三条有成的柜子,抽出一条浴巾把自己赤裸的身体包起来,推门走了出去。

三条有成正在餐桌前和平时一样看着报纸。应该是听到了青江起床的动静,开口了。

“动作快点,我们要迟到了。”

如果没有发生昨晚那件事,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早晨。

青江抬头看向有成,而对方的脸被报纸挡的严严实实。他也没再多看,转身走进浴室。倒不如说,他现在完全不想看到对方。有成这样的态度,反而让他感到舒心不少。

浴室已经被打扫干净,昨晚的痕迹已经漂亮的消失殆尽。青江站进浴缸打开花洒,把身上残留的黏腻冲掉。手腕上被领带勒出的伤痕浸了水火辣辣的疼,青江瞥了一眼便无言地低下头分开腿,把被蹂躏得红肿的地方冲洗干净。似乎有点轻微裂伤,冲下来的水里带着点浅淡的红色。

在那么粗暴的对待之后居然只是轻微裂伤真是万幸。青江有点自嘲的想,昨天他甚至觉得自己会就那么死在床上。但是想到平素冷静自持的三条有成失控的样子,他的嘴角就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

自己应该是在笑着的,但是为什么视野越来越模糊。

青江抿紧了嘴唇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水迹,把凌乱的头发整理好。



等青江收拾完毕他们出了门。在此期间谁都没有说话,沉闷尴尬的气氛充斥在二人之间,直到他们到达办公室才稍微减轻了一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三条有成直接忽视了向他打招呼的萤丸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套间,青江也没什么心情向一脸疑惑的萤丸解释,应付了两句便回到自己的位置。

今天浑身都痛得如同散架,尤其是身后的秘孔,似乎还残留着那种被撕裂开强行侵入的可怖感受。今天千万千万不要出任务,青江在心里默念。以现在这个状态去发动圣痕,估计死亡过程还没进行到一半,自己就真的要前往极乐净土了。

不过,像自己这种人应该是不能上天堂的。

这样想着青江顺手摊开桌上的一本书,是太郎借给他的,乙一的《zoo》。他刚来得及看到书中插图上那个女孩腐烂的脸,次郎桌上的电话此刻像是在嘲笑他先前的想法一样,欢快的响了起来。

“新的任务来了。”萤丸接完电话如此宣告。太郎前几天出差,次郎又被发火中的有成塞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任务现在正泡在资料室,留守的人也只有他们三个而已。

看来这次是逃不掉了。青江叹了口气把书合上塞回抽屉,抬头正好对上刚从套间走出来的三条有成。有成在他移开目光之前便看向了萤丸,低声说道:“搜查五系的和泉守和堀川正好在案发现场附近,他们已经先过去了。你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出发。”然后他顿了顿,加上一句,“青江,你也来。”

tbc.

评论(23)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