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ma paro

#本章路人戏份占比非常大,请自行注意

有极少部分路人肢体接触以及血腥场面描写,可能会引起不适,请自行避雷

基本是青江专场,石青要素较少注意

案例有参考真实事件进行加工,除此以外和任何真实个人,事件均无联系,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其实不太满意这章,估计会大修

总之凑合看吧……



06.

 

“又见面了,京极搜查官。”

伊藤千惠子站在他的面前,笑吟吟的看着他。而她戴着医用乳胶手套的手上,赫然是一把银光闪闪的解剖刀。

这东西对青江而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此时此刻却让他的头脑恢复了冷静。青江就势靠到椅子背上,露出一个若无其事的笑,朗声开口,语气平常得就像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如何,“是啊,不过至少……也应该去个舒服点的地方,不是吗?”青江说着四下环顾了一番这阴森森的地下室,“这里看起来并不适合待客。”

“不好意思,我并没有准备茶点。”千惠子走到他的面前,弯腰打量着青江的脸,“不愧是警视厅的人,冷静得我简直想为你拍手叫好了。”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伊藤副警部。”青江翘起嘴角,“特意把我请到这里,是想做点令人愉快的事情吗?”

“还是说,我更应该称呼你杀人犯才对?小仓优姬是你杀的吧。”

“没错,但是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伊藤千惠子把玩着手上的刀,低下头,声音有点飘忽,“我不想杀掉你。但是没办法……你的能力过于碍事。三条有成已经知道的够多,再这样下去的话我进警局到现在所做的努力就将彻底白费……”

“白费?”青江笑了,“是说你寻找杀人犯的努力白费,还是说掩盖罪行的努力白费?”

“你又知道什么呢?东京来的京极搜查官?”不知道是青江的哪句话刺到了千惠子,她突然把刀贴上了青江的脖颈,青江能感到刀锋冰冷的温度游走于皮肤之上的刺痛。“我没有犯罪。明明,明明一切都是她不好……为什么要去N大,还交了男朋友……我才是她最重要的人才对!”

“所以你就杀了她?”

“没错,因为背叛了我的人是她,她必须要付出代价。”伊藤千惠子的力道重了几分,青江感到脖子上的刺痛变钝了……大概流血了吧。

如果像这样再刺激她几次,说不定真的会被杀掉。这个念头一起,青江的目光闪烁了几分。

“噗。”

“你为什么笑?”女人那张秀丽的脸已经开始扭曲,五官排列组合成一个狰狞的表情,青江觉得那柄刀的刀尖已经没进了皮肉,血流进了衣领,“你是在嘲笑我吗?”

“算是吧。”青江笑起来,似乎对脖子上明晃晃架着的刀刃浑然无所觉,“你这种口口声声叫着要让对方付出代价的人,就没想过自己也要为夺取生命这件事付出相应的代价吗?伊藤副警部?”

“说到底,你不过也只是太爱你自己罢了。”

“你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你是在教训我吗?”伊藤千惠子一把揪起了青江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青江吃痛发出一声低低的闷哼。

“现在就让你死掉如何?”

“你居然对一个每天都要死无数次的人,说这种愚蠢的话……”青江低哑的笑了,嗓音像是掺了细沙,有点粗哑,“我倒是真心期望神能赐我一个安宁的解脱,不过很可惜,我是无神论者。”

“你这个态度,真心让我火大。对了,”千惠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拍了下手,“正好现在道具和地点都齐全……不如,”

“就让我把你也切成碎片吧。”

 

真是糟透了,没想到自己同样的事情还要经历两次。

青江很惊讶这种时候自己居然还在想如此无聊的事情。然而现在千惠子正推着他去的地方,毫无疑问就是十多年前那场凶案的现场。共情效应大概已经开始发动了,他发现自己对身后马上要杀掉自己的女人,产生了奇妙的情绪。

“小千……”他无法抑制的脱口而出。

“……你刚才叫我什么?”青江突如其来的这声似乎让伊藤千惠子吓了一跳,骤然停下了手。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比起刚才那个房间要大,中间是一个很大的工作台,足够两个青江并排躺在上面。贴着墙的地方是一个药品柜,此外还有水池和带滑轮的工具架。唯一显得格格不入的,是房间另一边摆着的绒布沙发,边角已经有点磨损,沙发上,还有一个圆鼓鼓的小狗抱枕,上面渗着暗色的污渍。

这里乍一看像是个实验室,同时也是个完美的毁尸灭迹现场。青江其实有模糊的印象,十多年前它曾经是两个少女放学后的秘密基地。当然这一切都是小仓优姬的记忆。已死的魂灵借他的口,掰开他的唇齿吐出不属于他的话语,伴随着涌上心头潮水一样的悲伤情绪,还有对眼前这个人的苦涩爱意。

“其实我……是骗你的……”

死去的魂灵还在哭泣,伴随着青江身上一道又一道出现的刀痕,血液洇出沾湿了毛衣。“我去N大是因为……想留在你身边……”青江的目光有点涣散,现在他似乎完全变成了小仓优姬,那个被扭曲的感情吞噬掉的女孩,“其实那天……我……和三宫同学……只是一起回家而已。……”少了平日在一边发问的三条有成,他似乎自我意识都被吞噬,抽搐着吐露更多来自彼岸的声音,身下的血已经汇成了一小滩,就像一台马上走向崩坏的破烂留声机。“对……不起……让你误……会了我。小……千……”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伊藤千惠子充满绝望的尖叫,响彻整个昏暗的地下室。与此同时,青江的颈侧喷出的大量鲜血,溅了她一身。看来被害人是颈动脉断裂大量失血死亡,青江残留的自我意识这样想。啊啊,终于要结束了……感觉自己在被那女人杀死之前,就会这样失血过多死掉。大量缺血导致的寒冷和眩晕,让青江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

“你一定在让我动摇对不对?快告诉我刚才你说的话都是编的!”伊藤千惠子一把揪住青江的衣领,解剖刀抵住了心脏的部位,“快告诉我是她背叛了我!!!!该死,该死,该死……我做的没错……我做的没错!!!!”她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举起刀对准青江,就要一刀刺下去。

“磅——!!”

尖锐的枪声在密闭空间里突兀的响起,伴随着伊藤千惠子不成人声的惨叫。刀子叮当一声落到地上,而她握着刀的手,已经被轰飞了半个。青江也因为这声枪响彻底寻回自我,他努力撑开沉重眼皮,向门口看去。

“……你来了……”

  • 有成高大的身躯,穿过腐败的空气和尘埃,径直来到瘫在椅子上的青江面前。他伸手把跪在地上惨嚎的伊藤千惠子拉起来,给她戴上手铐。

“伊藤千惠子,我要以杀人的罪行逮捕你。”

后面三条有成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青江已经不知道也无法知道了。连日来的疲惫和被绑架累积的压力和紧张似乎在这一瞬间都压了上来,把他脑内最后一点意识的灯火扑灭。

 

犯罪者其实并不止伊藤千惠子一人。

她的父亲伊藤吾郎,也从头到尾参与了这起案件。从尸体的处理到证据的销毁,都不是一个当年还是学生的女孩能独立完成的。并且他也利用职务之便不断地抹消着这桩案件的资料,人为制造出一个完美的悬案。

卷宗的号码被篡改过,顺序也被人故意打乱。并且当中的重要情报几乎都被污损或者毁去,可以利用的线索已经寥寥无几。如果不是三条有成发现了这些细节,大概这桩案件会一直悬而未决,直到追诉期结束。这些痕迹不像是无意弄出来的,那么,就只能从警察局内部入手了。

所以三条有成才故意让青江走上那条充满了案发现场的路线,并且公开了部分办案的视频资料,就是为了引出藏匿在内部的凶手。这也算是一着险棋,如果犯人并不在内部,或者说青江因为这件事遭遇什么不测,那事件就没那么好解决了。

不过三条有成是个自信到傲慢的男人。他想做成功的事,至今为止也没有失败过。

这次当然也一样。

所以,他才放心的把青江作为诱饵丢了出去。结果当然是完美的,犯人果然自动现身,并且也找到了当初下落不明的某些物证。

比如说,小仓优姬失踪的头颅。它被小心的煮过去除了皮肉之后,缝在一个小狗抱枕里面,摆在她们曾经一起坐过的那张旧沙发上。而据犯人伊藤千惠子交代,她在平时下班之后,就会回到这个地下室,抱着装有昔日好友头颅的抱枕,就像当年一同玩耍的时候一样。

总之,这件事情算是圆满解决了。

当然,这是三条有成的角度。

青江从那天被救出,知道一切之后,就没有和有成说过一句话。



tbc.


评论(17)
热度(145)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挖坑不填主义者
【攻粉,石切丸推】
本命CP石青
鹤三日/小狐三日/大莺/髭膝
目前创作主石青

左右固定过激洁癖
拒绝拆逆乙女
天雷巨多望互相尊重
极其讨厌右石
雷:右石/石青互攻or无差/石青以外的青受/石or青的所有乙女和男婶相关cp
图文谢绝转载(包括lofter站内转载)
ps:身体不好调养中,催更请适度,谢谢理解

©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