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告げ鳥と理想郷

【刀剑乱舞】【石青】神さまの仮面 05

stigma paro

#本章路人戏份占比较大,请自行注意

跑剧情,有成先生下线时间比较长,基本是青江专场,石青要素较少注意

案例有参考真实事件进行加工,除此以外和任何真实个人,事件均无联系,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05

 

“你在我们内部可是很有名的。虽然,我也只听父亲提起过你。”女人对青江莞尔一笑,“毕竟是三条有成的部下。圣痕搜查官,京极青江?”

这女人一句话就把青江明面上的底牌全部扯了出来。虽然不知道三条有成究竟给了自己怎样的对外身份,但透露到这一步,估计也是那人有意为之。虽然在警视厅Stigma能力者不只有青江一名,他们的存在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但是为了行动方便,一般会尽量减少能力者们的身份曝光度。

感觉她没有明显的敌意,但是为什么会突然找他搭话,青江还是一头雾水。对方明显有备而来。联想起之前种种,青江很自然把眼前的女人和三条有成联系到了一起。他面无表情的发问:“你是谁?”

“啊,对不起……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伊藤千惠子副警部,在这里任职。”女人说着,对青江伸过来一只手。青江愣了一下,把手也伸了出去,轻轻的握了一下,然后马上松开。这种礼节性的身体接触就足够让他觉得理性难受,对方指尖冰冷柔软的触感还残留在手心里,像某种爬虫类,让人心烦意乱。

“你是哪里不舒服吗?看起来脸色非常不好……需要我带你去医务室吗?”

对方似乎没有在意他这宛如神经质一般的举动,只是歪着头,皱着眉盯着他的脸,语气关切。在这一瞬间,仿佛和记忆里那个人的脸重叠在一起……经她这么一提醒,青江才发觉自己已经被冷汗湿透。看来今天stigma已经让自己到了极限,从入狱以来就没有这么过分的使用过身体了。三条有成那家伙……青江揉了揉青筋暴起的太阳穴,对着伊藤千惠子扯了扯嘴角,“我没事……比起这个,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因为今天一大早,内部网上就推送了你和三条警视破案的消息。刚才他已经把数据提交给了我们的搜查科,真是帮了不少忙。看样子,那桩悬案告破的日子也指日可待……”说道这里,她停顿了一下,“这样,优姬也能安息了。”

“你认识被害人吗?”

“是的,她是我学生时代最好的朋友。”千惠子露出一个有点感伤的表情,眼神不知游移到了何处,“但是发生了那种事……当年优姬和我都非常喜欢理科,她擅长数学和物理,我比较喜欢生物。当初我们约好一起去东大做研究员……但是现在,为了抓住凶手,我也无法继承她的道路。”

“是吗……对不起,我问了多余的话。不过,”青江伸出手去,主动拍了千惠子的肩膀,笑着开口,“有你这样一位朋友,她一定是个幸福的人。”

“也许吧。”千惠子也笑了,“哎呀,真是让你听了些无聊的话。”她还想再说点什么,一眼瞥向青江身后,表情在脸上凝固了一瞬,停住了话头。

“啊……三条警视那边的事情好像结束了……那我也先走了,还有点公务要办。”千惠子把资料重新摞了一下抱在手上,“那今后的调查工作也辛苦你了,京极搜查官。”

说着千惠子便匆匆离开了现场。青江还在诧异为什么对方走的这么快,转身一看,三条有成正站在他身后,面无表情的盯着他,那双琉璃紫的瞳眸里透出来的情绪,青江无法解读。

“走了,今天已经没事了,先回酒店吧。”有成温和的开口。“对了,明天我要上县警察署一趟,不方便带你一起去。所以明天的时间你可以自由支配。”

什么?我没听错吧?

青江有点吃惊的看着三条有成。愣了半晌,才开口问道,语气因为充满了显而易见的紧张和疑惑而有点飘忽,“也就是说,明天我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对吧?”

“没错。”三条有成笑了,虽然他的白色瞳孔给这个笑增添了几分无机质的冰冷,“当然,你不用想着打什么小算盘。还是说,你更喜欢和我去出勤?”他的目光像是带着质量一样舔舐过青江高领毛衣的领口,下面扣得紧紧的电子项圈安静地蛰伏。

又来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自信和威压感。对方居高临下的语气和视线让青江有种错觉,仿佛自己正是身处笼中被猫盯着的老鼠。

“非常感谢您的关心,不必了,我觉得自己还是一个人待着最好,三条警视。”

青江咬着后槽牙,露出一个他能作出的最灿烂的微笑,冷冷地回答。

“毕竟我是您最不待见的罪犯。”

 

翌日,三条有成果真如他所说那般一大早就出去了。在青江醒来的时候,旁边摆着的那张单人床上已经空无一人。他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天花板,才让自己从恍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昨天力量使用过度的后遗症还在,身体疲软得仿佛不像是自己的。如果每次都是这样,自己某一天因为贫血而死也毫不意外……青江挣扎着坐起身,床头柜上放着银行卡和一部手机,是昨天三条有成给他的。

“这是你的工资卡,最近太忙一直没有交给你,密码还是初始。手机会用吧?工作需要。”有成的说明一向很简洁,他把东西丢给青江之后便坐去窗台上吞云吐雾,青江嚼着便利店买来的鲑鱼子饭团,翻来覆去的看着手里闪烁的小小屏幕。

而现在,青江便迎来了自己第一个(相对来说)完全自由的日子。

在脑内飞快把要做的事情理了一下,他便起身穿戴洗漱,把自己打理整齐。连日的任务让他有点憔悴,眼睛下面有抹不开的黑眼圈。看着镜子里的人青江笑了笑,一转眼又瞥到自己脖子上的项圈。他伸手试着拉了一拉,纹丝不动。青江无言地换上高领毛衣,遮住了它的存在。

出门之后青江便循着脑内的计划表,首先去了药店买了补血的药物,然后是服装店,购置了一点衣物和围巾手套。冬天快到了,体质关系他的身体总是冰冷,有种自己快要变成冰的感觉,在店里试装的时候店员小女孩总忍不住偷偷看他,但青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浑然无所觉。

他只是纯粹的因为快乐而快乐着,哪怕脖子上还有时刻提醒他立场的项圈。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吗?青江提着东西往前走,一边忍不住转头四下打量身边的事物。这是他生命中缺失的拼图,却在这种时候以这种形式被一块块补完。高楼间是窄小又繁忙的街道,路边花花绿绿的招牌让人迷失其中。经过闪着“今日特价”的看板,他瞥了一眼橱窗里海报上动作挑逗的少女,随即又把眼神移开,看向书店门口的畅销榜单。人群行色匆匆面目模糊,而身处其中的他表情紧张欢喜又茫然无措,就好像误入仙境的爱丽丝,在一大堆光怪陆离的背景板里,唯一展露着鲜活生命能拥有的纯粹表情。

青江逛得有点累了,在路边的餐车上买了根热狗。他坐在公园秋千上慢慢的啃着热乎乎的食物把脸颊撑得鼓鼓,看着不远处踱着步子的肥胖白鸽,还有在沙坑玩耍的母亲和孩子。小孩子笑着闹着突然摔倒了,一边的母亲赶紧上去扶起他,摸着头微笑着安慰。这一幕似乎牵动了他的某些回忆,青江垂下眼无言的咬了一口手里的热狗,不小心咬到了包装纸。

他皱着眉头把包装纸吐了出来,站起身走向一边摆着的垃圾桶。公园的圆形时钟在慵懒的阳光下懒洋洋的走着,现在是下午两点四十七,一切都那么平静和温暖,让青江有种自己从来都属于这片阳光下的错觉。

就在这时,兜里的手机响了。

是三条有成的信息。

“你现在在哪里?”

青江看着闪烁屏幕上跳动的字符,想着如何组织语言。等回到那人身边,舞会也结束了。

 简直就像是宣告魔法消失的钟声。

所以,我……这是在做梦……?

青江睁开眼睛。记忆直到公园为止,那片慵懒阳光的触感似乎还残留在身边,但暖意早已消散。眼前并不是酒店洁白又明亮的房间,而是一片陌生黑暗。

好像是蒙眼布。

鼻尖传来熟悉的潮湿霉味。这毫无疑问刺激了青江,他试图站起身,却发现自己已经动弹不得。

手被绑在了身后,而身体包括脚都被结实地固定在座椅上。如果强行挣扎,很有可能连人带椅一起倒在地上。青江试着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椅子有前后轻微滑动。是一架轮椅。

刚才在公园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想不起来。头痛得无法思考……对了,自己可能是被人从后面打昏带走的。就在自己回信息的时候……他坐的角落比较隐蔽,再加上工作日的那个时间点不会有多少行人,把他带走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带走自己又有什么价值?现在的自己也不过是一个罪犯而已……青江混乱地想着。

对了,难道是他们……?

突然蹦出来的一个名词,让他混乱不堪的脑突然冷了下来。

不要慌,千万不要慌。当年那件事之后,他们应该都死了才对……不可能的。那时不可能有人活下来……冷静,一定要冷静。总之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如何脱身……不管对方是谁,一定要想办法拖延时间……

“你醒了吗?京极青江。”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飘了过来。接着蒙眼布被人粗鲁的一把扯掉。

“虽然和你没什么仇怨,但是很抱歉……我必须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青江在看清来人的一瞬间,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原来是……你?!”

tbc.

评论(12)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