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ma paro
#本章有可能引起不适的犯罪现场过程描写。请注意避雷。
案例有参考真实事件进行加工,除此以外和任何真实个人,事件均无联系,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04

 

叮咚——

便利店的滑门在身后哐的一声关上,青江捧着刚刚买的热咖啡吸了一小口,长舒了一口气。人工勾兑的香精味混合着速溶咖啡的泥土味伴随着高温一股脑儿冲进喉咙,绝对谈不上好喝,但也足以让他已经被冷空气冻僵的头脑清醒过来。

“准备好了吗?走了。”

身后传来三条有成的声音。青江没有回头。而对方也径直越过他走向停车场。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青江听见了对方的低语。

“不要忘记你站在这里的原因。”

青江沉默地吸干最后一口咖啡,把杯子揉成一团丢进垃圾箱,慢悠悠跟上对方。

这些天他们几乎一无所获。

 

在制定了调查路线之后,他们白天便开着车寻找可能的案发现场,晚上便埋头于档案室那堆厚厚的卷宗中发掘新的线索。当年调查的恶劣条件以及年代久远导致证据多数已经灭失,只有大同小异的褪色证词和面目模糊的现场照片,在散发着霉味的泛黄纸张上扭曲着,似乎正在嘲笑他们的无能。

在三条有成工作的时候,青江偶尔会从档案山的缝隙中窥视他。集中注意力的他总是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只有镜片后那双紫色眼眸深处闪烁着奇异的光,盯着手上的卷宗。

是的,三条有成会在工作的时候戴眼镜。这将他缺乏情感的容颜平添了几分柔和的神采。虽然更多的时候,青江看到的也只是单调冰冷的反光而已。

“发现可疑线索,必须马上汇报给我。”

青江想起对方在调查之前说的话。冷硬简洁,带着不容人拒绝的力道。不过埋首于这堆很明显已经被无数拨人翻了又翻的卷宗真的是正确的调查方向?青江打了个哈欠合上手里的资料,走回架子前对着编号把档案塞回去。就在这时。

“……?”

青江盯着架子上的档案。这一排编号是21~30,他手里拿着的是第24卷。但是,23卷和25卷之间的空隙大得足够塞下两本卷宗。青江凑近档案架仔细观察,发现那里的灰尘分成了两半。一半非常干净,在架子外缘还有新鲜的摩擦痕迹,应该是他手里那本档案原来存放的位置。而另一半有一层薄薄的灰尘,感觉那里的文件已经被人拿走一段时间了。

档案架非常凌乱,卷宗和卷宗之间还夹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资料夹和纸袋。青江看了一眼书桌前的有成,回头清点起这排卷宗的数量。连自己手上这本正好是10份,而架子下一排的开头正好是31号。青江耸耸肩把资料塞回架子,转身打算回桌子前发呆。因为有成在这里所以他也不能提前回酒店休息,只能坐在这陪兢兢业业的三条警视工作到天明。

“发现什么了吗?”

“除了发现三条警视从来不会物归原处之外什么都没有,长官。”青江在椅子上蜷缩成一团,裹紧身上的大衣,“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不奉陪了?毕竟我的工作主要还是负责躺平给你看……”

没有理会青江的揶揄,三条有成摆摆手站起身,走向刚才青江看过的置物架。

“你先休息吧,有事我再叫你。”

对方的声音好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一样。青江已经半只脚踏入梦乡,他将外套拉过头遮住灯光,闭上眼睛。椅子很硬,档案室很冷,还好身上的衣服够厚够长……项圈有点碍事,他转了转发硬的脖子,找到一块不那么硌人的位置,把头搁上去。鼻尖飘来淡淡的烟味,大概三条有成又在吸烟了吧。真是个随性的人……青江吸了吸冻得有点痛的鼻子,缓缓睡去。

青江昨夜的记忆就到此为止了。今天一大早,他便被有成略带粗暴的从椅子上拎起来摇醒。脑子还有点不太清楚对方便松开了手,他踉跄一下没怎么站稳,跌坐到椅子上。见他已经睁开了眼睛,有成开口。

“快点收拾一下,该去巡视街区了。”

他们没有回酒店,看样子对方是一夜没合眼。在档案室的椅子上过了一夜,手脚早已麻痹,青江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臂,关节处传来钝痛。

“今天我们换条路线,动作快一点。”三条有成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青江被这似乎带着重量的威压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赶紧站起身。

“知道了知道了……那我们今天去哪?”青江抖开已经揉成一团的风衣穿上,经过一夜辗转它已经变得皱皱巴巴,但青江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似乎是等得有点不耐烦,三条有成抓住他的手腕,与其说是牵着不如说是用拖着让他往前走。力道有点大,青江被捏得表情扭曲了一下,咬牙快步跟上对方的节奏。

今天的三条有成,很明显和往常不一样。

在便利店应付了一下干瘪的胃袋,他们便出发了。青江沉默的坐在副驾驶座看着窗外匆匆掠过的单调风景,有点疲惫的闭上眼。车座比起档案室那又冷又硬的椅子不知要舒服多少,加上三条有成开得又平稳,他不由得困意上头。刚才喝了咖啡也完全无济于事……虽然身边的老烟枪还是照旧吞云吐雾,但这并不能阻止青江坠入梦乡的脚步。

不知道迷糊了多久,大脑里的某一处突然像是被针狠狠刺了一下,青江猛地睁开眼。旁边的三条有成瞟了他一眼,把车停到路边。

三条有成叼着烟拉开车门,青江也跟着下了车,站到一边的灯柱下。脑内突然涌进的大量不属于自己的汹涌情感让青江有点反胃,这次的共情是喜悦……没来由的幸福感让青江不由自主的嘴角上翘,靠到灯柱上,咯咯的笑起来。这场景在外人看来过于诡异了;一个瘦削的青年,裹着明显不合身的大号风衣,抱着手臂笑得开怀,然而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欢喜的气息,宛如一个空洞的人偶。而沉默的站在一旁抽着烟面无表情看着他的高个子男人,目光专注而冷漠,就好像面前的不是一个人类,而是某种实验动物。

 

“Stigma发作了?”

“是……”青江咬住嘴唇把那似乎让脑髓麻痹掉的诡异幸福感从自己的心神当中驱散了一点,回答。“现在受害者非常喜悦……好像发生了什么开心得能让头爆炸的事……”

“好的,了解了。正片差不多该开始了吧。”

青江还没完全理解对方话里的含义,视野便扭曲了。他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耳畔传来一声钝响。然后,便是头盖骨碎裂的嘎吱响声,刺透了鼓膜。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扑倒在了坚硬的水泥地上,有什么温热的东西顺着后脑流到了脸上。是脑浆,还是血……?还好,跌倒的时候没有咬到舌头。忍住颅内压剧烈升高伴随的强烈眩晕呕吐感和痛感,青江挣扎着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死因……颅脑受到……重……”话还没说完,第二下第三下便跟着砸了下来,把他后面的话截住了。

视野摇晃颠簸,眼前的景物融化在一起,像是一块被泼上了松节油的肮脏油画布,令人作呕。青江抽搐着在地上扭动,脑内那种近乎狂热的喜悦感还在疯狂蚕食他本人的理智。还好并没有经历很久,青江喘息着一动不动趴在原地等狂跳的心脏平复下来。严重的颅脑损伤让受害者几乎是当场毙命,这次运气不错……

“结束了?”

“恩……。”青江有气无力的回答,慢慢的自己爬起身。

“看到凶手的脸了吗?”

“只能看到一点轮廓。个子大约一米八,男性,好像染了黄发……只能瞄到一点,不太确定。体重应该有90公斤,打击力非常大,受害人当场死亡。”

“好的,我知道了……你这次表现的也非常好。”合上笔记本,三条有成温和的说道。“今天算是开了个好头。”

青江懒得和对方抬杠,兀自审视起自己身体的状况。不是一般的惨,上半身满是血和脑浆,周身都沾满了地面上的尘土,乱糟糟黏糊糊纠结在一块,看样子衣服只能送干洗店了。他把衣服拉平,把黏在外套一角的一片落叶拍下来,就在这时,对方递给他一个手提袋。

“等下上车的时候,记得把外套脱下来放在袋子里。”

不然会把车弄脏的。微笑着抛下这句话,三条有成走向路边的车子,留下青江杵在原地。

这男人,真是糟透了。胸中某个地方猛然腾起的愤怒和悲伤,和那股尚未完全消散的属于他人的喜悦,揉碎又被绞烂,一团烂乎乎沉甸甸堵在心里。青江说不清自己现在究竟在想些什么,机械的脱下外套塞进手提袋,跟着三条有成钻进了警车。

 

接下来的大半天对青江而言,简直就是噩梦中的噩梦。之前那条巡视的路线似乎是三条有成刻意安排,完全避开了曾经发生过命案的区域。而今天这人似乎非要从案发现场经过一样,一路上Stigma发作了四五次,但是一次都没能与那件悬案吻合。

等车子重新停到N市警察总部门前,青江下车都已经有点困难了。而有成并没有想伸出援手的意思,只是按着青江的步调安静的走在他的身边,一步一步挪进了大门。

“三条警视!今天有劳你们了!”迎上来的是伊藤吾郎警部,小胡子笑得一抖一抖。青江简单的抽了一下嘴角行了个礼,目光移到了别处。而三条有成则是走上前,简单的寒暄过后,他拍了拍青江的肩膀,示意他离开。

不知为何,无论多少次见到这位警部,自己就是无法对他产生好感。

也许是我多心了。青江这样想着,安静的走到一边的角落,找了个地方坐下。每次有成谈公事的时候他都非常识趣的躲开,这次也不例外。外套还塞在手提袋里,青江打了个冷颤。但是穿着满是血的外套坐在警察局大厅简直会被注目礼扎成刺猬,权衡了一下之后,他决定还是就这样坐在这等三条有成谈完事情再说。

“请问,你是京极青江吗?”

陌生的女声,让青江猛然回过头。只见一位大约三十左右的女性,裹着一身女警制服抱着摞资料,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tbc.

评论(16)
热度(148)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挖坑不填主义者
【攻粉,石切丸推】
本命CP石青
鹤三日/小狐三日/大莺/髭膝
目前创作主石青

左右固定过激洁癖
拒绝拆逆乙女
天雷巨多望互相尊重
极其讨厌右石
雷:右石/石青互攻or无差/石青以外的青受/石or青的所有乙女和男婶相关cp
图文谢绝转载(包括lofter站内转载)
ps:身体不好调养中,催更请适度,谢谢理解

©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