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ma  paro

#本章有案件现场描写
关于警局等场面描写有捏造成分
大太刀组作为同事登场。

02.

这一夜青江睡得并不安稳,起来的有点晚。他拉开房门,发现有成正坐在餐桌边叼着烟看报,手边是喝了一半的咖啡。屏住呼吸穿过客厅,青江闪身进了盥洗室。
关上门,青江打量起镜子里的自己。睡眠不足导致眼球有点充血,皮肤在明亮冷彻的灯光下透着不健康的青白色。试着牵动嘴角,镜子里的人露出一个略带扭曲的笑容。
“笑一笑吧,接下来就轮到你出场了。”

一切都整备完毕,简单吃过冰箱里前一天买好的吐司和牛奶,他们便出了门,时间是不偏不倚的八点。谢天谢地三条有成这次没有在车子里抽烟,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青江这样想到。
眼前便是日本警务的中心,樱田门。
青江一路跟着有成的脚步往前,一路上也不免有好奇的人探头探脑,不过最终无一例外都被围绕在三条警视周身的强烈低气压给打了回去。幸好今天穿的是高领毛衣,不然那些目光是想甩也甩不掉了,青江想。
推开挂着“特别搜查课”牌子的门,里面已经有几个人在了。进了办公室三条有成便去了吸烟室,留青江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东张西望。还没有看清那堆积如山的资料和凶案现场照片墙,青江就突然被一个人从身后拍了一下肩膀。他吓了一跳回过头,一个高个子男人笑嘻嘻的看着他,冲他摇了摇手中的听装啤酒。
“哎呀,是新人?想必你就是小青江了~来来来,快来陪我喝一杯吧!”
说是高个子男人,不如说是巨人……身高和有成几乎不相上下。好在青江已经适应了三条有成的身高,所以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反应。并且,对方身上并没有有成那种骇人的压迫感。
男人豪爽地大笑着把酒推到他的面前。就在青江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旁边一只手伸过来把啤酒罐捞了过去。青江转过头,映入眼帘的赫然又是一个高个子。身高应该比有成还要高,青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对方投下的阴影里。
“次郎,你又在胡闹了。”帮青江解了围的男人对着他点点头,“不好意思,我的弟弟让你见笑了……我是千代鹤太郎,这位是我的弟弟千代鹤次郎。我们兄弟二人负责辅佐搜查。”
“哥哥真是的,都不给人家欢迎新人的机会嘛。”次郎冲青江眨眨眼,一把夺走太郎手里的啤酒罐,“从今以后多多指教咯,小青江~”
“都说了多少遍,在工作的时候叫我千代鹤刑事。”太郎再次收走了次郎手里的酒,“快去干活吧。”
“我哥哥他就是个木头人,不要见怪哦。”次郎又笑了笑,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桌。走到一半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回过头来加上一句,“下了班一起去居酒屋吧!我请客!”
说完之后次郎便去忙自己的事情了。青江愣在原地,想了想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但是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哪里不对,就在这时,身后有人在叫他。
“你就是今天新加入的京极青江吧?我叫阿苏萤丸,在特别搜查课负责情报收集。”
青江转过身,只见一个笑眯眯的小个子少年正看着他。总算遇到能够在同一视平线上说话的对象了……这是青江的第一反应。应该是注意到了青江略带诧异的神色,对方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只是个子比较小而已。总之以后多指教了。”
“请多指教。”青江回以微笑。萤丸塞给他一个文件袋,“里面是你的证件还有人事资料,等下记得自己去三楼的人事管理部门报到。还有,”他抬手指了指窗边的一张空的办公桌,“那里是你的位置。”
“好的,谢谢。”青江点点头。这时他终于发现了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原因……这里没有一个人用特殊的眼光看待他。注意到这点之后,青江的心里稍微暖了些许。
“有什么事情问我就好。”萤丸说完之后,看了看四周,突然凑近青江,神神秘秘的开口,“对了,你和石切是什么关系?”
“石切?”
“就是三条警视啦,不过我们都叫他石切丸来的。”萤丸歪了歪头,略带好奇的打量着青江,“说实话,被他直接带到我们科的新人,只有你一个。”
“看样子他非常重视你啊。”
“啊啊……确实。”
确实是三条有成非常重视的……道具啊。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青江和萤丸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口。是从吸烟室回来的有成。
“啊,早上好,三条警视。”萤丸打了声招呼,“资料我已经交给京极了。”
“辛苦了。今天就拜托你带他熟悉下环境吧。”三条有成对萤丸笑着说道,随即走进了里侧的套间,关上了门。
“需要我带路参观警局吗,还是你自己去逛一下?如果不想去的话也可以交了资料就回来休息,今天应该没有什……”
“叮铃铃——”
萤丸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次郎桌上响起的一阵尖锐铃声打断。他俩不约而同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次郎放下手里的易拉罐,拿起听筒。
“喂喂?这里是特别搜查课。……好的,好的……知道了。地点是……”
青江有点紧张的看着对方的表情,想必是有麻烦事吧。终于电话挂断了。次郎放下听筒吐了一口气,朝着套间叫道。
“又有活儿来了,三条警视!真是的,我的酒还没喝完呢——”
“很快就可以回来继续喝了。”有成从里屋走了出来,已经披上了出门的大衣,一副整装待发的态势,“基本情况拜托萤丸传给我,太郎和次郎和我一起去现场。还有你,”有成把视线转向青江,“京极,你也一起来。”
“我相信你的能力。”在三条有成走过他身边的时候,青江听见了对方的低语。
明明是很温和的语气,青江却不由自主地浑身一颤。

事发地点的楼下已经被各种各样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警察,记者,还有看热闹的居民,闹哄哄的纠结在一起。好在现场已经围上了黄色的keep out胶带,他们向看守的巡警出示身份证明之后便走进了已经被封锁的大楼。
案件发生在这栋老式公寓楼的五楼。楼里并没有电梯,墙砖已经泛黄,楼梯的磨损情况也很严重,走廊里弥漫着一股冷冷的霉味。是那种社会中下层经常居住的廉价公寓。青江不由得缩了缩肩膀,虽说这里是房屋内部,可体感比外面要冷的多。等这次工作结束要去采购了,青江想。
现在他们已经站在了发现尸体的房间的门外,和守在那里的巡查交流情报。死者名叫伊藤由佳里,21岁,是租住在这里的独身女性。房东中岛夫人前几天催她交房租的时候打电话无人接听,电话留言也迟迟未回复,前来查看情况的时候发现她的尸体倒在床上。吓得魂飞魄散的中岛夫人第一时间报了警。
“阿苏警视刚刚也传来了现场照片。”太郎把手里的平板电脑递给有成。然而,有成并没有接,却把视线投向了青江。
“你先进去吧。”
青江看了他一眼。对方的眼神还是和初次见面那时一样冷彻,嘴角看上去像是含着笑容,然而他的语气却是毋庸置疑的命令。青江强忍着记忆里翻滚上来的那股令人作呕的感觉,闭上眼推开了房门。
推开门,一股凝滞空气特有的霉味,混合着尸体的腐败气息猝不及防的冲进鼻腔。然而在青江觉得晕眩之前,一股强大的力量绞紧了他的脖颈;他不由得跪了下来,手反射性伸向喉咙的位置。
受害者是窒息死亡。
青江想出声告诉身后的人群,却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音节。就在这时,耳畔传来温和的声音。
“青江,回答我。告诉我你现在的感受,还有你看到了什么?”
“我……呃……有一个男人,冲了过来,他在勒我的脖子……好痛,好紧,我,喘不过气……”
青江反射性的回答了这个声音。是有成。五感因为陷入和受害者的共情而变得模糊,但是对方的声音似乎让他在这苦痛的共鸣中保持清醒。
“你看到他的脸了吗?能描述对方的长相吗?”
“呃恩……身高大约……啊……175公分……脸很尖,有络腮胡……黄头发,平头。年龄……25左右……现在,唔恩……他骑到了我的身上……”越到后面青江的发声就越发困难,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在往外挤……自己现在是坐着?还是躺着?青江不知道……视野也越来越昏暗,肢体止不住的痉挛。
“不要闭上眼睛,告诉我更多线索。”
温和的声音又响起了,带着不容置疑的压迫力。青江努力张大嘴拼死呼吸,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连贯一些,“黄色……穿着黄色的夹克,前胸有一个老虎图案……”
下半身传来异样的感觉,双腿不自觉的绞紧在一起……眼睛大概已经被眼泪糊住了,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嘴角流下来。然而青江并无暇顾及其它。疼痛好像渐渐离自己远去,意识仿佛陷入了棉花糖一样,晃晃悠悠的漂浮。青江知道,这是濒死的征兆。
“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就好像是被人猛然按进漆黑的水底又被一把扯上来一样,青江喘息着睁开眼睛。腐败空气撞进胸腔的感觉让他喉头一阵发甜,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硬是压住了胸口那股油然而生的恶心感。等摇晃的视野恢复平静,他发现自己躺在遍是尘埃的脏兮兮地板上,三条有成就蹲在他的身边,记着笔记。见他平静下来,对方眉毛都不抬一下的问到:“死亡过程结束了?”
“恩……”青江点点头,他觉得自己的喉咙简直像是被人灌了铅。“今天你的表现非常好,描述的事实和我们的调查结果完全相符。”三条有成写下最后一个字,合上笔记本,“恭喜你通过测试,京极青江。”
“……原来你是在试探我?”
“为了让我们的调查工作万无一失,对你的能力进行测试,是非常关键的一环。不过你真的没有让我失望。”
“……呵,我不觉得我的价值高到能让警视厅鬼神特意测试我。”青江的胸中突然腾起一股无名火,他瞪着那面无表情看着他的男人,扯起嘴角,“实在是……荣幸之至。”
“那以后也辛苦你了。”三条有成站起来,走向门口。走了两步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回过头,对着还躺在地上的青江开口,“能自己起来吧?”
不等青江回应,他便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tbc.

评论(6)
热度(153)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挖坑不填主义者
【攻粉,石切丸推】
本命CP石青
鹤三日/小狐三日/大莺/髭膝
目前创作主石青

左右固定过激洁癖
拒绝拆逆乙女
天雷巨多望互相尊重
极其讨厌右石
雷:右石/石青互攻or无差/石青以外的青受/石or青的所有乙女和男婶相关cp
图文谢绝转载(包括lofter站内转载)
ps:身体不好调养中,催更请适度,谢谢理解

©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