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853388


译者注:

无责任渣翻,译者水平有限错漏之处敬请谅解。

仅为分享学习之用,禁止用在奇怪的地方。

禁止二次转载。





笑面青江,是唯一一个能够变成猫的刀剑男士。

 

与你一同小憩  —cat nap in your arms—

 

 

本丸没有人知道,笑面青江能变成猫。

偶尔悄悄的变成猫,不为人所察觉的进行探险,是青江每日必修课的一环。

 

在接近那把神剑——石切丸的时候,青江稍微有点心情浮躁。那身绿色的轻飘飘的衣服的里面,想必是非常暖和吧……青江平时这么想。他一直盯着对方看,然后对方开口了。“啊,你看起来真暖和啊……”石切丸说着,一边招手示意他钻到自己怀里。石切丸大概是爱猫之人吧。

他的怀里非常暖和,还散发着好闻的味道。

——在这里感觉真好啊。

 

石切丸的怀里,和青江想象中的感觉不太一样。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平时感觉石切丸的衣服看起来轻飘飘的,所以他的身体给青江一种松软的印象。但是,实际接触到的时候,发现对方的身体并不是脂肪的柔软触感,更多的是结实的肌肉感。这高大身躯和结实肌肉恰到好处的弹力,稳稳的接住青江。在这里让人绝对安心。

只是体验了一次之后,青江便迷上了这种感觉。他简直无法抵抗对方“过来吧,猫儿”这句话。

石切丸抚摸着他的手,也是绝佳。宽大温暖还厚实,并且抚摸的力道恰到好处。不一会,青江便浑身放松下来,喉咙止不住的发出咕噜咕噜的低鸣。没过多久,这里便变成了青江最喜欢的地方。

想取暖的时候,他便钻进石切丸的衣服里。想被抚摸的时候,便躺到石切丸的大腿上。无论哪里都让他十分惬意。

在精神太好睡不着的夜晚,青江便化身为猫。从前他经常在外面转悠到睡意上来为止,但现如今能去的目的地增加了一个。那便是石切丸的怀中。

“猫儿哟,要和我一起睡吗?被窝要变冷了,我们一起让它暖起来吧?”

有一次青江在路上突然遇见对方的时候被这样说了,然后被带到房间里。无视青江咕噜咕噜的叫声,石切丸就这样抱着他一起钻进被窝。

说起来,保持着猫的形态就这样睡着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回人的样子。所以青江只是半眯着眼打盹。

青江想保守自己能变成猫这个秘密。因为他觉得,以战斗为本业的刀剑男士却这么喜欢撒娇,实在是太奇怪了。他在成为刀剑男士之前也已经身经百战,并且有在众人眼里自己形象是成熟大人的自觉。他是驱除幽灵的灵刀。“青江虽说是胁差,不过非常老成呢。”类似于这样的话在本丸流传着。然而现在自己会变成猫,甚至还以猫的姿态向石切丸撒娇……万一这些东西被人知道了的话……天哪,简直要羞耻到钻进地缝。

所以,还是让自己能变成猫这件事,成为自己一个人的秘密吧。

能让自己有意识的变回人类,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熟睡。

只是在走廊上迷迷糊糊的话倒是没关系。但是……在被窝里的话熟睡的可能性就很高了。

青江知道自己和石切丸一起躺在被窝里是很危险的事情。

虽然知道危险就在身侧,但是就这样拒绝对方的邀请,真的太可惜了。因为,被石切丸爱抚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头和背被抚摸的时候,舒服得考虑其他事情都成为了麻烦。

青江和只穿着内衣的石切丸,一起躺在被窝里。虽然被子里一开始很冷,但是一人一猫很快便让它暖和起来了。这里果然也有好闻的味道。大概这是石切丸的味道吧。

青江躺在石切丸的手臂上,背后被轻轻的拍打着……。

……啊……这真是……

 

青江之后完全进入了梦乡,变回了人形。为了不让石切丸被惊醒,他轻手轻脚的把架在自己身上的对方的手拿下来。还好,石切丸沉静的表情,看样子睡得很香。青江放下心来。因为之前是猫,所以现在变回来自然是光着身子啦。从被窝里钻出来的时候,青江被寒气震得抖了一下。

“阿嚏!”

青江打了个喷嚏,吓了一跳,盯着石切丸看了好一会。还好还好,对方怎么看都睡得很香。

变成猫再变回来之后,数小时内都无法再变成猫的样子。但是,在走廊裸奔也太难为情啦。于是,青江拿起一件石切丸的和服披上,悄悄地从屋子里溜走了。

 

从这次大失态之后过了几个星期。因为实在是太难为情,这段时间青江只是暗中观察着石切丸的动向,强忍着自己想要飞奔进对方衣服里求抚摸的冲动。

 

然后有一天,青江看到石切丸在屋檐下东张西望,很明显是在寻找什么。

“你在找什么吗?”

青江上前搭话了。人形的青江和石切丸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好到那种地步,不过也是一同出阵过几次的伙伴,看到对方明显有困扰,伸出援手也是很正常的吧。

“我在找猫。……有一只猫,之前经常来我这里玩,不过最近没有来过了。最近天气很冷,我担心它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看着对方愁眉不展的脸,青江的心脏一紧。

“谁知道呢……都说猫是变幻无常的动物。也许它现在正在某个房间里取暖呢。”

怎么可能说它就是我这种话呢。青江勉强做出一个笑脸,尽力冷静的回应对方。

“它大概有这么大,毛色和你很像。”

石切丸说着,捞起一缕青江的头发,就这样抚摸着。只是一瞬,青江的头便热了起来。被爱抚的记忆复苏,理智被想靠近对方想磨蹭对方的冲动驱使。就这样,青江让石切丸抚摸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一直忍耐着对方的手的温柔触碰。也好想被石切丸摸摸别的地方啊……

终于,青江忍不住向石切丸提出了请求。

“那个,也能摸摸……我的头吗?”

石切丸先是瞪大了眼睛,随即马上露出微笑,抚摸了青江的头。

好喜欢这双手啊……青江被摸得心神恍惚起来,随即马上注意到自己似乎又要失态了,惊慌地赶紧退开。

“抱歉……我失礼了。”

大概被对方觉得奇怪了吧……青江想着,脸颊腾地烧起来。

“猫儿大概在你那里吧。看,你的肩上黏着猫毛。”

石切丸抚上青江的肩膀。大概是在自己变成猫的时候黏上去的毛吧。

“啊……不,大概是之前抱它的时候弄上去的吧。我……回去了。”

对着离去的青江,石切丸开口了。

“以后想被摸头的时候要再来哦。”

简直就像是对猫形的青江说的一样。青江的心砰砰跳起来。难道说石切丸已经察觉到猫的本体就是他了吗?

 

 

青江还一件事情欠着石切丸。他还没有归还那件共寝时拿走的石切丸的衣服。他之前变成猫,团在这件沾染了石切丸体香的衣服上。虽然并没有温暖的感觉,不过石切丸的体香足以让他感到慰藉。

 

——对了,必须要把衣服还回去才行。

“还真是受到不少照顾了啊。”

青江看着这件给予他无限慰藉的衣服苦笑道。上面到处黏着猫毛。他仔细的把毛弄掉把衣服叠整齐,走向石切丸的房间。在还回去的时候应该说点啥好呢?要不要说是掉在自己门前的呢……青江这样烦恼着走到门前试着叫了下,没有回应。房门虚掩着。

这可是好机会啊。趁现在赶紧还回去吧,虽然钻进主人不在的房间还是有点难为情啊。

 

青江轻手轻脚的钻进屋子。虽然是室内,不过还是很冷。看样子主人出去有一段时间了。很快,青江就看到了衣柜。他照着柜子里的折法把衣服重新折好放进去。这样的话应该就不会被石切丸发现了吧。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咔哒的开门声,青江吓了一跳。看样子主人回来了。他慌慌张张的四下张望了一番,赶紧躲进了壁橱里。传来衣物摩擦的声音,是石切丸。过了一会青江冷静下来思考,越想越觉得,自己躲起来的举动反倒可疑了。

直接和他说“你的衣服被人弄错放去我房间了”这种话比较好啊。躲起来之后想要出去简直太艰难了。并且,自己现在正处于一个勉强埋在被子里的奇怪姿势。

“啊……差不多到睡觉的时候啦。”

是石切丸的声音。糟糕了。被子放在这里。青江的心剧烈的跳起来。这个声音说不定会被对方注意到……无计可施的青江,不得不选择变身。

平时他都是光着身子变身的,但是,眼下的他实在是太过焦急,就这样穿着运动服变身,结果导致自己被衣服缠住无法好好活动了。

但是再怎么想着完蛋了完蛋了也只是白白浪费宝贵的时间。青江拼死把自己从衣服里解脱出来,用整个身体把运动服推向壁橱的深处。在他做完一切的时候,与此同时壁橱的门也打开了。真是千钧一发。

青江摆好了逃跑的姿势,就等着门打开的瞬间。

“呜哇!”

石切丸大概因为壁橱里跑出来不应该在这里的东西而受到了惊吓吧。

青江很快的跑了出来,穿着内衣的石切丸只在视线里停留了短短一瞬。他穿过对方双腿之间的空隙,奔向出口。……糟糕,门关着。窗户呢?窗户跑哪去啦?

“突然跑出来个啥还真是吓到我了……原来是平时那只猫儿啊。”

啊,他注意到了。

现在已经无处可逃了。猫形的青江只好钻进了桌子下面。

“有人把你关在这里了吗? 过来吧,是我啊。”

对方用和平时一样的温柔语气呼唤着。但是青江实在是太难为情,就是不想出去。

突然石切丸从他的眼前消失了。不久便走了回来,在青江能看见的地方摆上了一个金色的球。

青江知道,这是特上刀装。石切丸把刀装球左边滚滚,右边滚滚,然后——“咚”的丢了出去。

——必须要追上去!

青江在猫的本能驱使之下冲了出去,而石切丸正满脸笑容的看着他。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羞耻,青江只好装作舔毛的样子蒙混过去。

石切丸开始铺被子了。青江害怕自己的衣服被发现,提心吊胆的在一边转来转去。还好,对方普通的关上了壁橱的门。看样子是没有察觉到。青江觉得自己总算是活下来了。

 

在准备好就寝之后,石切丸把猫形的青江抱到腿上。

“猫儿啊,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呢?肚子饿了吗?”

石切丸温柔的说着抚摸着青江。在这抚摸之下,青江渐渐陶醉起来。我肚子不饿哦……他像是传达着这个信息一般,轻轻的蹭着石切丸的手。接着,青江让对方抚摸自己的喉咙。

啊,自己已经完全迷失了。又一次,被石切丸抱进了被窝里。自己被石切丸的气息包围,石切丸的脸就在眼前。这里充满着仅仅只是拥抱衣服无法体会到的温暖。自己被无法言喻的幸福包裹住了。如果自己真的是一只猫的话,就能像这样每天和石切丸共寝了吧。但是,青江并不是真正的猫,如果是人形的话,像这种状况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终于,青江听见了石切丸轻轻的鼾声。明明已经确认对方已经熟睡,青江还是以猫的形态就这样把鼻子贴到了对方的脸颊上。

——简直就像是在接吻一样。

刚这样一想,青江便变回了人形。“和喜欢的人接吻是至高幸福的事情哦。”这句话是在哪里听到过的呢?解除变身的青江,这样想着在石切丸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但是,自己虽然心跳加剧,却并不觉得这很幸福。倒不如说,胸中升起剧烈的苦闷情感。为什么自己的眼泪慢慢的冒了出来呢?青江从壁橱中取出衣物穿戴好之后,静悄悄的离去了。

 

TBC.

评论(14)
热度(183)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挖坑不填主义者
【攻粉,石切丸推】
本命CP石青
鹤三日/小狐三日/大莺/髭膝
目前创作主石青

左右固定过激洁癖
拒绝拆逆乙女
天雷巨多望互相尊重
极其讨厌右石
雷:右石/石青互攻or无差/石青以外的青受/石or青的所有乙女和男婶相关cp
图文谢绝转载(包括lofter站内转载)
ps:身体不好调养中,催更请适度,谢谢理解

© 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 / Powered by LOFTER